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rct 414,新手必看

我是一名保安队长,今年二十六岁,体格和长相都不错,因为工作能力出色,才当了两年保安,就得到经理的赏识,提升为公司的保安队长。

  可好景不长,当上保安队长没几个月就出了车祸,导致神经出现问题,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还好精神病院的女护工和女医生很多,而且特别漂亮。

  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因为我这个年纪被撞出神经问题,觉得太可惜,还是其他缘故,很多时候都对我特别照顾,让我在这里过得滋滋有味。

  可有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诉这里的医生,那就是我已经恢复了,不敢说是因为我担心我去找医生,坦白我恢复的事情,会让医生觉得我的病情更加严重,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

  我知道想出去没那么容易,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装作一个精神病,暂时呆在这家医院里面,打算找机会逃出去。

  不过这几天晚上,我睡觉时一直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幻觉,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等待着那喊我的声音。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个点其他的病人应该都沉睡在梦里,我反而是越来越精神,期待着那熟悉的声音。

  “张千……”来了!忽然听到这几天晚上都能听到的声音,一下子机灵了起来,发现声音是从医院走廊外的更衣室传来的。

  我立马起身光着脚下床,因为我的病房在走廊尽头,病房房门正对着更衣室的,所以打开房门之后,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况,里面灯光昏暗,房门半掩,隐隐约约能见到里面有个女人。

  长发披肩,身材苗条。

  那……是杨姐!而且从我这个角度,能够隐约看到杨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

  她……她在干什么?!而且还喊着自己的名字?想到这儿,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来。

  杨姐,原名叫杨芸,是这家精神病医院的护士。

  杨姐平时的工作就是负责照顾我,因为长得漂亮,医院里有不少男医生都在追求她,可是,我万万也想不到,她居然会半夜在更衣(瓶子塞下体小说)室喊我的名字!虽然看不到杨姐的脸,但是我的脑中却已经浮现出了她的脸蛋,她那双秋水眸。

  我心下像是被猫抓了似的,终究忍不住,轻手轻脚地朝着更衣室走了过去。

  夜晚医院的走廊很安静,我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声音,走的越近,杨姐的的声音就越清晰!走到更衣室的门边,我探过头去,透过那条更衣室的门缝朝着里面看了去。

  只见,宽敞的更衣室里,杨姐上身穿着粉色的护士服,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真是个美女。

  以往她总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微笑着照顾自己穿衣吃饭睡觉,那时候的她,就像个天使一样。

  可是现在,她却头发凌乱,眯着眼睛,脸颊泛红,嘴里还喊着我的名字!这一幕,让我心跳加剧!想到这里,我的眼睛忽然瞪大,脑子里也一下子窜出了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想法。

  对啊!我是精神病,那么不管我做什么,别人都不会觉得奇怪,杨姐也是!以前我发病随地大小便的时候,杨姐都没有责怪过我,反而还微笑着帮我穿裤子。

  那么……就算我现在推开门进去,杨姐也不会说什么的!这个念头使得我血液加速,心脏“砰砰砰!”直跳,脑子里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说:“推开门!推开门!”终于,我伸出手,一把将更衣室的房门给推开!“砰!”房门撞到后方的墙壁,发出一声轻响,但就是这声轻响,使得杨姐一下子坐了起来!她面色涨红,慌张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这才抬头朝着我看来。

  当她见到来人是我之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随即才像以往那样温柔而又略带无奈地说:“张千,你怎么不睡觉又到处乱跑,你……”或许是看到我健硕的身材,杨姐那一双美目很明显地瞪大。

  以往的杨姐,虽然每次都会替我穿衣服裤子,但那时候我还在犯病,从来没有往深处想,可今天已经完全不同,因为我已经恢复正常了!她明显心慌了,连忙别过头去,挪开视线,轻声说:“张千,听话,快把衣服穿上!”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下一阵暗喜,果然,杨姐只当我是个神经病,根本往深处想。

  她肯定还以为我是发病了,所以才会闯到这里来。

  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主意,所以故意朝着杨姐走过去,走到杨姐身旁之后,我故意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我要上厕所……”杨姐吓了一跳,还以为我真要撒尿呢,连忙起身躲开,她脸庞通红,却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只能轻声说:“张千!别闹,跟我走,我带你去厕所。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伸手来提我的裤子,想要帮我把裤子穿上。

  可我哪里会如她的意,装作往常发病的模样,咬牙切齿说:“我要在这里!你刚刚就在这里上厕所,我也要在这里!”说到这里,我转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和杨姐刚才如出一辙。

  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在观察杨姐的表情,我发现,她的脸比之前更红了。

  那美丽的眸子里更是闪烁着一阵难为情的光芒,可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我……她肯定已经知道我发现刚才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她眼神闪过一抹复杂的色彩。

  因为我是个神经病,她不但不敢跟我发火,反而还害怕我会把这事给说漏嘴,让其他的医生护士知道。

  所以,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下来,明显在想应该怎么办。

  半晌,她咬了咬牙,转身去将更衣室的门关上了,随即,才走了回来,蹲到了我的身旁。

  她脸蛋红红,轻声轻气地说:“张千,你……你要答应我,只有我们俩的时候,你才能在这里上厕所,不然,我就带你去医生那儿打针!”去医生那里打针,就是打安定,强行让病人安静下来,这是医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

  我知道杨姐是想要吓唬我,才这么说,所以我装作被吓到了的模样,连忙坐起来说:“不打针……我要上厕所……”“张千,你别动……”杨姐下意识的推开我,“好好好,你别乱动,我帮你。

  ”杨姐的手很漂亮,十分白皙,五指纤细修长,指甲上还涂了淡红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养眼。

  只是,我根本就不想上厕所,过了半晌,她发现我没动静,便轻声说:“张千,你没尿,快去睡觉。

  ”我本来就不想,本来就是故意的。

  于是,我又装作发病,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想上厕所……杨姐,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来,我要找医生!”一边说着,我一边起身假意要出去找医院里的值班医生,可杨姐听到我这话,却被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一把拉住我说:“张千,你没病,这是……是正常的,不用找医生。

  ”我皱着眉毛摇头:“不,要找医生。

  ”杨姐急的满头大汗,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开,生怕我会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给吵醒,她犹豫片刻轻声说:“不用找医生,我能帮你。

  ”说到这里,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杨姐还有些害羞,别过脸不敢看我,美丽眸子里泛起了一层迷蒙的雾气。

  我心下激动,难道杨姐喜欢我?果不其然,再隔了一会儿,杨姐突然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一直在注意着她,见她一抬头,就立马装作原来犯了病的呆愣模样。

  她稍稍放心几分,开始帮我按摩。

  “恩”这么近的距离,看着杨姐那美丽的脸庞,我感觉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我一时激动,不小心动了下,她突然一下睁开眼睛,美丽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住了我。

  被杨姐这么盯着,我心头发毛,坏了,难道杨姐发现我在装病?!可下一刻,杨姐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说:“张千,现在好点了吗?。

  ”我一愣,因为我还在装病,不能直接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说:“难受……。

  ”杨姐吃吃一笑,摇头自语说:“就知道和你这个神经病说不清楚。

  ”她嘴里虽这么说,却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吓的我以为杨姐发现我装病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起来,生怕会引起杨姐的怀疑。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是我想多了,杨姐压根就没发现自己是装出来的,这让我松了一口气,这也让我开始欣赏起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来。

  没想到,杨姐竟有这么美丽的一面,看着她努力帮我按摩的样子,我不禁心里一阵感动!“哼……臭小子,你可真难伺候!”杨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是那句话落入我的耳朵里,却仿佛是在向我撒娇一样,我看向她的眼神,也越来越柔和。

  看着杨姐这般模样,我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贤惠了,比我之前谈的女朋友还要好,过了好久,她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我。

  我注意到杨姐眼神里的复杂,想到到这里这么久,也没见过杨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应该是单身。

  不过杨姐这个年纪的女人,肯定有着自己的需要,而我在她眼里就是个精神病人,也不知道现在是做什么,她看到我壮硕的身材,一定会有别的想法。

  难道她这是在犹豫么?我不能给杨姐反应过来的时间,急忙开口道,“杨姐……还没好!”“杨姐给你想办法,你先别吵。

  ”“痛……”杨芸抬头看了看我,她的眼神忽然一变,然后抬头看着我说,“张千,等下芸姐给你玩个游戏,你不许告诉其他人,这个游戏只能你跟芸姐一起玩,知道吗?”

“王春萍?”汪洋的头一下子磕在了床板上,发出“咚”的碰撞声。

  “什么声音?”王春萍疑惑的问道。

  “最近家里老鼠多。

  ”刘仙儿脸红的说道,“春萍婶你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噢!这样啊。

  ”王春萍轻轻“噢”了一声,也没有过多想这声音的来源,因为她的心里还搁着更大的事儿。

  见刘仙儿主动问起来,王春萍的脸上忸忸怩怩的,像个小姑娘一样羞涩起来。

  “我家儿子今天发高烧不退,刚才到诊所里去问了王医生,她说这是手足口病,要马上送到镇上的医院去治疗。

  ”王春萍说着,眼圈慢慢的泛红,最后那妩媚的眼睛中渗出了晶莹的泪珠。

  刘仙儿明白了,她没有等王春萍说完,安慰道:“你不用急,我这里有五百多块钱,你拿去给孩子看病吧。

  ”她转身走到屋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刘仙儿把床上的垫子掀起来,从里面拿出了一些钱,然后塞到了王春萍手中。

  王春萍顿时千恩万谢,她哽咽着,不停的对刘仙儿说谢谢。

  “都是乡里乡亲的,就别说谢谢了。

  ”刘仙儿说道,“现在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怎么到镇上去?”七里沟的位置十分偏僻,它处在大山的脚下。

  由于政府看这里穷乡僻壤的没有拨钱修路,所以这里三十多里的路上没有一个公交站台。

  倒是有一条乡道可以到达城镇,只是路面太破旧,没有车子愿意载人跑。

  所以这里的人想去城镇的话,要么翻过大山,去山下的公交站台上搭车;要么乘私家的拖拉机,走乡道去城镇。

  只是这个点了,先不说村里有没有人愿意载她娘倆,就是愿意的话,以农用车的速度开往城镇,到了的时候恐怕天都亮了。

  王春萍一听王医生的话,只想着凑钱去城镇,倒是把这个重要的环节给忘掉了。

  “那该怎么办啊?”王春萍越发焦急了,她的脸蛋哪还有那天的盛气凌人,有的只是憔悴之色。

  刘仙儿也只是个年轻少妇,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嫁到了七里沟来,一直待在这穷乡僻壤里,她都没怎么去过城里。

  看着王春萍那原本娇艳的脸蛋瞬间憔悴了很多,刘仙儿有些不忍,她忽然眼睛一亮,对王春萍说:“春萍婶,可以找人背你儿子翻过大山啊,再去山下坐公交车就好。

  ”“可是,现在哪有人愿意背呢!要不,我背吧,反正也没多远。

  ”王春萍咬着牙说道,为了儿子,她豁出去了。

  “不行,不行……”刘仙儿连连摆手,现在天这么黑,七里沟的路又坑坑洼洼的,而且山沟特别多,一个力气这么小的妇人背一个孩子上山很容易出事。

  很多人就是在晚上走夜路的时候,不小心被路上的石块绊到,整个人一下子跌到了几十米深的山沟下去。

  刘仙儿忽然眼睛朝自家床底看去,轻笑着对王春萍说:“春萍婶,你回家把三毛抱来,我替你找人来背。

  ”“好的,那我马上把儿子抱来。

  ”王春萍说完,马上朝家里走回去。

  她家就在刘仙儿的斜对面,现在看过去那房子里还点着灯。

  王春萍走后,一阵轻微响声,脸上沾满灰尘的汪洋从床底爬了出来,他抹了一把脸,问道:“春萍婶子?”“嗯!她一个人带一个孩子也蛮苦的。

  ”刘仙儿轻声说道,声音中隐隐流露着同病相怜的意味。

  汪洋默然无声,前些日子王春萍追着他满村跑的事情又浮上了心头,这样彪悍的妇人也是那么脆弱的。

  “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找人背她儿子。

  ”汪洋说。

  忽然,刘仙儿对他翻了个白眼,很是动人的朝他笑了笑。

  “原来你是要我背她儿子。

  ”汪洋郁闷的摸了摸鼻子,“你竟会找事我做。

  ”刘仙儿推了一把汪洋,红嘟嘟的嘴巴一撇:“你不去,那我去了。

  ”汪洋也就是这么一说,他想到王春萍现在的情况,除了他,根本没有人背她儿子。

  “我去啊,”汪洋笑嘻嘻的把脸凑到刘仙儿面前,摸了摸她的脸蛋说,“你不要生气嘛!”汪洋在刘仙儿的身上又捏又掐,仿佛这妇人的皮肤上能掐出水来。

  刘仙儿把汪洋推开,嗔怒道:“你还不出去等着,难道等春萍婶过来看到你在我家?”看着汪洋放开了她,刘仙儿撩了撩前额的发丝,极具少妇风情的朝他看了一眼,甜腻腻的说:“等你回来,我好好奖励你。

  ”当王春萍抱着儿子来到刘仙儿家时,她左看右看,然后疑惑的问:“仙儿,你给我找的人呢?”这时,王春萍怀里的三毛剧烈的咳嗽了一声,那小孩的脸蛋红彤彤的,就像是刚烤过火炉一样。

  王春萍赶紧抱住,怜爱的摸着小孩滚烫的脸蛋,只见那五岁大的儿子在她怀里翻了个身,嘴里模糊不清的咕哝:“妈妈……妈妈好热。

  ”“妈妈马上带你找医生,”王春萍脸上尽是作为母亲的慈爱和焦灼,“三毛乖,先忍一忍啊。

  ”“人我已经帮你找来了。

  ”刘仙儿轻叹着,手指了指阴影处站着的汪洋。

  王春萍循着淡淡月光,看到那张带有些痞气的脸庞时,心头蓦然一跳,惊讶的道:“是你?”汪洋早就料到王春萍会是这样的反应,他'嘻嘻'笑出声,从阴影里跳到王春萍面前,调侃道:“春萍婶可莫要打我,今晚我可是要背三毛去看病的。

  ”王春萍一看到汪洋,她就想到那天小流氓的一句:“我帮你啊。

  ”再看到这小流氓还嬉皮笑脸的,顿时气不打一处出,但是想到了还要汪洋帮忙,她强行忍住了怒气。

  “天这么黑,你一个人行吗?”王春萍谨慎的问道,虽然这小流氓体格健壮,但是夜晚的七里沟极为凶险,她不由得有些担心。

  汪洋一脸的不在意,还以为是王春萍在关心自己,不由得像个英雄一样挺起胸膛说:“为了春萍婶,就是上刀山也没什么的,更何况还只是翻一座山。

  ”“对了,春萍婶,你从家里拿一只手电筒给我。

  ”汪洋看着王春萍怀中翻滚的厉害的三毛,说道,“再找来一只平常拣棉花的篓子来。

  ”“咳……”三毛又咳嗽起来,小脸红的像快滴出血来。

  “这些我家里都有,我去拿来。

  ”刘仙儿看到王春萍急得都快要哭出来,她赶忙进屋去找来了手电筒和篓子。

  汪洋把篓子系在身后,并让王春萍把三毛轻轻放入篓子中,他耸了耸肩,打开手电筒发现电量充足后,对着王春萍和刘仙儿说:“春萍婶、仙儿姐,我这就去了啊。

  ”王春萍拿出身上的八百块钱和刚才借的五百,轻轻塞到汪洋的衣服兜里,这是她所有的积蓄了。

  “你……”王春萍看着汪洋走出院子,轻声的喊住了他,“你路上小心点。

  ”对着二人笑了笑,汪洋背着三毛、打着手电筒就朝山上的方向走去。

  七里沟的山路又长又绕,像条大蛇一样盘在山上,坑坑洼洼的路上布满了荆棘,还有着许多从山上滚下来的碎石。

  汪洋打着手电筒在山路上一步步走着,他抬着头看着才爬了一半的山,眼睛中有层淡淡的光芒闪过,忽然,汪洋觉得自己的视野变得更清楚了,连山上的歪脖子树都看的一清二楚。

  胸口一热,其中有热流涌过,热流化成朦胧的雾气在眼睛周围分布着,慢慢地、一点点渗入到眼球中去。

  汪洋知道这是幻心诀在起作用了,不由得大喜,索性关掉了手电筒,就这样靠着超强的视力往山上走。

  “嗯……妈……”篓子里的三毛动了一下,“嗯……妈。

  ”“三毛,汪洋哥哥给你讲个故事好吧。

  ”“不想听,三毛好累,想睡觉。

  ”“千万别睡觉,汪洋哥哥的故事可是很精彩的。

  ”“好吧,你讲吧。

  ”三毛在篓子里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

  “从前,天上有个仙女,是王母娘娘最小的女儿,她长得那叫个貌美如花,嗯,就跟你仙儿阿姨一样的漂亮………………”“她叫织女,还做了牛郎的老婆,”三毛鄙夷地说,“我早听过了。

  ”“是吗?哈哈…………”耳边“滴滴”的汽笛声接连响起,一辆辆汽车喷着尾气在柏油路上飞驰而过。

  汪洋背着三毛走在路边,看着脚下溅起的淡淡灰尘,心想,终于是到了镇上。

  “快到了,马上到医院了。

  ”汪洋对三毛说道,“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汽车啊。

  ”“……”三毛没有说话,这小孩子烧得正厉害。

  汪洋的体质非比寻常,得到幻心诀改造的他只用了二十分钟就翻过了大山,连等公车算在一起,来到这甘河镇他共用了半个小时。

  此时,应是晚上十点左右,但相比七里沟的夜深人静,这里却独有着城镇的喧闹。

  汪洋顺着柏油路一直走,看到前面有一条街道,街道边有很多做生意的人,叫卖着“炒饭”“炒面”“臭豆腐”……“大叔你好!请问这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啊?”汪洋拦住一个过路的中年人,礼貌的问道。

  “你往这条街道一直走,走到尽头,那里就是医院。

  ”汪洋向中年人道了谢,就背着三毛赶紧朝那里走。

  果然,走到街道尽头的时候,那里一座挂着“万春医院”牌子的建筑正灯火通明。

  汪洋推开门,里面大厅里坐着好几个病人,他把三毛从篓子里抱出来,走到前台问:“这小孩发高烧,你们赶紧救救他。

  ”坐在前台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看了眼脸色通红的三毛,然后用手去摸了下额头,吓了一跳道:“怎么这么烫?不是普通的高烧吧!”汪洋在刘仙儿床底听到王春萍说的话了,他挠了挠脑袋,说:“好像是手足口病。

  ”一听是“手足口病”,那女人脸色一下子变了,她捂着鼻子,离得汪洋很远,指了指二楼说:“你去那边,那是传染科。

  ”汪洋斜着眼睛,嘴角一翘,当时就有火气从心里冒出,但又想到今天大老远来这的目的后,长长呼了口气。

  “马勒戈壁的'医者父母心'。

  ”汪洋只是狠狠瞪了一眼女人,心里骂骂咧咧地朝二楼走去。

  看到走廊上挂着“传染科”牌子的房间,汪洋推开门直接就进去了。

  里面只有一个年轻女孩在看病,一个中年医生正撬开女孩的嘴巴,拿着放大镜伸进她的嘴里,边看边说:“除了舌苔白腻以外,并没有任何症状啊!你就别担心了,那种病的机率很小的。

  ”中年人正说着话,看到汪洋抱着个小孩就冲进来,他有些怒了,生气的皱了皱眉毛道:“你哪里来的,不懂得敲门吗?”面对中年医生的质问,汪洋撇了撇嘴,他把三毛抱着,一屁股坐在了女孩身边的一张椅子上说:“手足口病,怎么办?”中年医生听了,神色倒没有什么变化,伸手摸了摸三毛的额头,过一会,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下,慢悠悠的说:“嗯,是典型的手足口病,去打一针,然(极品少妇的诱惑)后开点中药煎着吃就好了。

  ”说完,中年人拿出笔,“唰唰”的在白纸上写了一些字,笔尖重重一顿,把写好的药方递给了汪洋。

  “你按这张纸上写的去药房抓药,”中年医生淡淡的说,“早晚各煎一次,煎药的时候注意别煮干了。

  ”中年医生虽然恼怒汪洋贸然冲进来,但是还是很耐心的跟他讲了下煎药的注意事项。

  “噢!”汪洋接过药方,瞅了瞅上面龙飞凤舞的字,却一个也看不懂。

  他颇为头疼地晃了晃脑袋,把药方塞在兜里放好,然后起身把房门带好,抱着三毛就往药房去了。

  药方前排着很长的一条队,这么晚了,还有许多人在排队抓药,足以说明病人是有多么多。

  到了汪洋抓药的时候,汪洋一手抱住三毛,一手把药方伸到窗口里。

  “一共一千零四十八块钱。

  ”窗口里的女人头也没有抬,淡淡的说道。

  “多少?”汪洋不敢相信的问道,“要不要这么坑人啊!”“吊水三百零八,中药八百块。

  ”女人伸出手,语气极不耐烦的说道,“听清楚了就交钱吧!”还好王春萍给了汪洋一千三百块钱,他心里虽然不爽,但还是从荷包里掏出皱巴巴的一叠钱,一张张地数出了一千一百块递给窗口里伸出来的手。

  女人收了钱之后,从货架上拿出一大瓶、两小瓶点滴和一大袋子中药,用塑料袋装好好递给汪洋,并淡淡地说:“拿这药到点滴室挂水吧。

  ”汪洋看着一千多块钱就买来这一袋子东西,心里有些郁闷。

  但是三毛的病不能耽搁了,想到这些,汪洋抱着药瓶就往点滴室跑。

  

男人要注意了,以下五大征兆暗示女人必定要出轨。

  然而,学会鉴别的方法虽然重要,但是学会让自己的妻子爱自己一辈子的方法更重要。

  两人的关系当一个女人出轨后,那么夫妻之间,发生的矛盾会日渐增多。

  当然这样的矛盾,大多数都是女人引起的。

  她们开始对自己的丈夫不满,会抱怨,会拿一些小问题,来和丈夫发生争执,少数出轨的女人,也会因此小矛盾,小摩擦,像丈夫提出离婚的开牌。

  因为她们已经出轨了,所以就不会在乎丈夫心中的疼,也会忘记了曾今和丈夫的海誓山盟。

   女人的眼泪当一个女人没出轨前,若是一个丈夫,常和妻子有冲突,大部分女人会用眼泪来发泄的,来让自己的丈夫哄着她的。

  如果女人出轨后,若是和丈夫发生矛盾了,女人就不容易掉眼泪了,而相对是不理睬丈夫。

  巴不得两人都没关系。

  出轨的女人,再也不会因为丈夫的指责而这么容易掉眼泪。

  因为在她(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们心中,已有新欢了,心中再也没有自己的丈夫了,而想的却是其他男人。

   女人的打扮当一个女人出轨后,对于沉浸在爱情刚开始的浪漫中,女人一般会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

  也就是说,出轨时的女人是最美丽的。

  她们很注意自己的造型,会把自己装扮得比平时更加妩媚,更加漂亮。

  会开始买新衣服,会给自己抹上芳馨的香水。

  如果当自己的老婆,对于她们的装着发生如此开天辟地的大变化后,那么丈夫就应该注意了,这算是女人们出轨后,一个比较常见的真实现象。

   女人的话题出轨后的女人,似乎和丈夫渐渐开始保持距离了,再也不会象刚恋爱时,那么浪漫,和丈夫有那么多甜言蜜语了。

  所以有些男人对于女人的变化,却感觉到莫名其妙。

  例如她最近怎么不在乎我了?她最近怎么不爱理我了?她最近怎么不爱和我聊天了?这些都是女人出轨后真实的变化。

  当一个女人爱着这个男人的时候,在家中,或者现实生活中,对自己爱的男人是很婆婆妈妈的,当这个女人,不再对自己的男人婆婆妈妈,当这个女人不再对自己的男人经常叨咕的时候,那么这样的女人,绝对可以证明了她已经不爱他了,或者已经出轨爱上别人了。

   女人的需求女人出轨后,绝对不会主动和丈夫发生性关系的。

  当然,丈夫也绝对查不出来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异常的举动。

  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区别。

  男人出轨,在家中,很难得和自己的妻子再有那个性趣。

  而女人却不同,即使女人出轨后,丈夫还提出同房,大多数女人为了掩饰,一般是不会拒绝丈夫的性要求的。

  当然,也会有一部分女人拒绝,那都是少数。

  当一个男人发现自己的女人,在同房时,不再那么热情,不再那么浪漫,或者装模做样的时候,男人们一定要细心观察了,这也是鉴别自己的女人如何出轨的最好办法。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b.aspx?1282.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b.aspx?1260.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b.aspx?7179.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b.aspx?3616.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b.aspx?1410.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b.aspx?6614.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b.aspx?7746.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b.aspx?6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