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美女 做愛,新手必看

韩萌萌说着坐上了副驾驶座位,一向都乖巧懂事儿的她如此撒娇,让老刘的心里面升腾起一丝暖流。

  就这两句话,让老刘乐开了花。

  一阵清风从车窗吹了进来,直接将韩萌萌的短裙给吹开,让老刘瞬间就看到了下面的画面。

  挂科后韩萌萌越想越不舒服,为了不至于第二次也挂科,所以她想要刻苦练习,就算是晚上,也不想松懈下来。

  拨通老刘电话,在老刘同意之后,她激动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挑选一套连衣裙就跑了出来。

  韩萌萌本来就有裸睡的习惯,不过想到上次胸脯卡在了方向盘里面,就穿上了内衣,但是内裤还有点潮湿,就没有穿内裤赶了过来。

  因为晚上,所以韩萌萌觉得穿不穿晚上都不会看出来。

  但是她却忽略了自己的裙子很短,稍微弯腰,就会被人看到两腿之间的茂密丛林。

  这时,韩萌萌调整坐姿将腿朝前伸了伸,屁股微微翘起,在连衣裙下的那毛茸茸的浓密森林直接就暴露在了老刘面前。

  看到那粉红色的裂缝,老刘的大脑瞬间充血,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现在的女生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大胆,竟然连内裤都不穿了?”老刘用力压制住干死韩萌萌的想法,将车开到了驾校里面。

  此刻已经入夜,驾校空无一人,门卫正躲在房间吹着空调,惬意的看着电视。

  不敢一开始就动手动脚,所以老刘教的是认认真真,规规矩矩,尽量避免和韩萌萌有直接的肉体接触。

  韩萌萌其他的都学的不错,主要就是倒车入库和侧方停车这个问题有些严重,因为距离把握的不是很好,每次都会压到线。

  老刘耐心的教了很长时间,发现她还是没有办法领悟到其中真理,便不满说道:“梦梦,这个线你都没有办法对准吗?好好倒车怎么对你来说就怎么难呢?”“我……”韩萌萌人畜无害的看着老刘,顿时伤心和委屈涌上心头,眼泪滴滴落了下来。

  “我去,你先别哭!”老刘急忙安慰,可没想到已经崩溃的韩萌萌竟然直接就钻进了他的怀里哭喊了起来。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有一些人就喜欢受虐,男人越是打她骂她,反而对这个男人越是依恋。

  而韩萌萌就是这样的女人,老刘一生气,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老刘产生了依赖感,再加上科二挂科,她只能通过哭泣的方式来表达出来。

  老刘将韩萌萌拥入怀中,轻声安稳:“别哭了,我不凶你了,好好学习,下次一把过!”韩萌萌又是伤心又是难过:“刘教练,我也知道自己领悟力太差了,只要一上车我就害怕,特别是考试,就算再考十次,我都没有办法通过的……”怀中趴着一个诱人的美女,老刘再也无法控制住心里面的冲动,一个疯狂的想法在脑中萌生了出来:“萌萌,其实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尽快学会……”“什么办法?”韩萌萌急忙抬头,就好像即将溺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那就是……”老刘放缓了话音。

  “什么办法啊,快点说啊。

  ”“那办法是……”老刘故意装作难为的样子说:“男人对汽车本来就很有兴趣,但是女人不同,而且我坐在副驾驶,和你的角度也有些偏差,如果你坐在我的腿上,这样角度一样,我就可以直白的告诉你怎么倒车了。

  ”“坐在你的腿上……?”韩萌萌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让她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这可难住她了。

  “怎么了?你还记得上次我们隔壁班的马教练吗?不就是这样让学员坐在他的怀里,这样手把手的倒车入库,很普遍的。

  ”老刘一本正经说:“而且这可是私人教练的待遇,我也是想要让你通过科二考试,不然换做以前,这可是要加钱的。

  ”“可是……”韩萌萌一脸为难,红着脸看了眼老刘,又急忙别过头。

  当看到老刘的脸色凝重,而且非常正经的样子,韩萌萌只能咬牙点头说:“那好吧,刘教练,真是麻烦你了。

  ”见韩萌萌答应下来,老刘激动无比,急忙爬了过去做了下来。

  韩萌萌站在老刘身前,晃动了一下屁股,不安问:“那刘教练,我现在可以做下去了吗?”“等一下,我先调整好坐姿。

  ”老刘说着调整了一下驾驶座,找了个可以让自己和韩萌萌紧密接触的姿势。

  上次帮助韩萌萌将胸脯从方向盘挤出来之后,老刘知道韩萌萌并不排斥自己,而且今晚韩萌萌没有穿内裤,只要他稍微让韩萌萌动情,搞不好今晚就可以插了韩萌萌。

  想到这里,老刘竟然猥琐的笑了出来。

  “好了,萌萌,你可以坐下来了。

  ”老刘说完,想到一会儿紧密接触的画面,脸瞬间通红下来。

  “那我就坐了啊。

  ”韩萌萌脸色羞红,将丰满的翘臀缓缓朝老刘裤裆处坐了下去。

  也就是在即将坐在老刘身上的时候,他猛地将宽松的大裤衩使劲儿一拉,将两腿之间那根粗壮无比的大茄子暴露了出来。

  此刻的大茄子已经进入了亢奋状态,在韩萌萌坐下的那一刻,老刘装作无意将韩萌萌的裙子掀开。

  在韩萌萌上车的那一刻,老刘就知道韩萌萌没有穿内裤,而现在……韩萌萌根本就不知道老刘心里面想着是如何上了她,当坐下去的瞬间,她便敏锐的感觉有一根非常炙热的坚硬巨物正没有任何束缚的和自己的桃源入口紧贴在一起。

  近乎是在瞬间,滚烫的温度和甬道内的空虚便将她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老刘生怕韩萌萌离开,急忙抱住了她的纤细要是,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

  韩萌萌在那根坚硬的刺激下控制不住的扭动下身,被刺激的花蕊在摩擦下让她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那一瞬间,她的脑中一片空白,一阵激流在身体内快速的翻涌。

  当高潮来临的瞬间,她浑身无力,身子向前倾斜,趴在了方向盘上。

  她虽然很想离开老刘,可是又没有任何力气,更要命的是韩萌萌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只能本能的用双腿夹住了老刘那坚硬的大茄子,她的浑身无力,面色潮红,娇喘不断。

  老刘饥渴了二十年的老宝贝儿尝到了甜头,现在又和女人的美缝相互贴合在一起,让她顾不得三七二十一,脑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干’!这个字让老刘亢奋不已,他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自己的老家伙,研磨着瞄准了韩萌萌已经渗出粘液的裂缝口,用尽全身力气插了上去。

  “啊……”当一股强烈的冲击从花蕊处席卷全身的时候,韩萌萌喊叫了一声。

  她未经人事,被老刘这么一折腾,特别是那硬邦邦的枪杆摩擦在神秘的洞口,使得韩萌萌整个人都快要酥软了下来。

  老刘本以为自己可以顺势破了韩萌萌的处子之身,可因为入口太过紧致,老刘非但没有直接冲进去,反而被韩萌萌双腿夹住了。

  在韩萌萌的猛夹之下,老刘舒爽的差点喊叫出来。

  不过他的心里面却有些失望,韩萌萌的下面如同稍微能松那么一丁点,自己这一下可就直接顶进去了。

  “好大,好热……”韩萌萌脸颊通红。

  她的身体已经酥软,根本就没有力气握住方向盘,让汽车开始失控,更是让回过神的韩萌萌无比着急。

  这一切都在老刘的意料之中,他急忙扳住了方向盘,同时又将身子朝前倾斜,嘴巴已经触碰到了韩萌萌洁白的颈部,轻微的摩擦拨撩,让韩萌萌哆嗦了起来。

  “嗯……”韩萌萌被刺激的开始无意识的呻吟起来。

  老刘已经完全忍不住了,奈何长枪被韩萌萌双腿紧紧夹着。

  他虽然也想硬干了韩萌萌,但是又怕韩萌萌反抗翻脸,可不上的话,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就在老刘不知道如何时候的时候,韩萌萌就好像无数蚂蚁啃食身体一样,让她无比难受。

  她的花蕊已经分泌出了黏答答的液体,而且无比寂寞的紧紧夹住了老刘的长枪,更是想要让老刘更加猛烈的亲吻自己。

  这些都只是韩萌萌身体上的感官,她的心里面却对这种事情非常排斥,毕竟老刘的年龄足以当自己的父亲了。

  猛地,韩萌萌回过神来,急忙喊道:“刘教练,不要这样,被人看到不好……”说着话,韩萌萌猛地踩了一下刹车,身子因为惯性朝前面扑了过去。

  老刘也知道韩萌萌在抗拒自己,为了不让她看出任何问题,趁着韩萌萌起来的时候,急忙将自己的沙滩裤提了上去。

  “怎么了?什么不要这样?”老刘将车熄火后,装作一本正经询问。

  韩萌萌不禁有些纳闷,刚才明显感觉到那滚烫坚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花蕊处,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想着她低头一看,见老刘的裤子好端端穿着,就是有个大鼓包。

  韩萌萌瞬间脸红了起来,见老刘一脸的严肃,她意识到自己误会了老刘,急忙解释说:“刘教练,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失神了……”韩萌萌虽然不知道刚才怎么回事儿,但是却觉得这一刻自己非常尴尬。

  接下来,老刘不敢像刚才那样,而是贴在韩萌萌身后帮她指点,反而一下就让韩萌萌成功倒车入口。

  “耶,刘教练,我成功了,你太厉害了!”韩萌萌激动一声,扭头就在老刘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这一亲吻,让老刘老脸通红,更重要的是,他早就已经坚硬的巨物受到这种刺激,更是直接一泄如注。

  老刘只穿了一条沙滩裤,所以当亿万精华倾斜而出的时候,瞬间就从沙滩裤渗透了出来。

  老刘急忙遮挡住自己的裤裆,生怕被韩萌萌看到自己这尴尬的画面。

  韩萌萌虽然未经人事,但是看到老刘沙滩裤上渗透出来的斑点,而且还有一股浓烈的蛋白质味道弥漫而出,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儿,羞红了脸说:“刘教练,我自己先试着倒车吧……”“也行,我正巧要去一趟厕所,你先练一会儿!”老刘借坡下车,从车里面出来后就朝厕所跑了过去。

  一直都紧夹双腿的韩萌萌坐在座椅上,一股凉意从屁股上渗透出来。

  她无比清楚这种凉意代表什么,就是她刚才因为太过兴奋,从身体里面分泌出来的东西。

  老刘将沙滩裤清理干净后就从厕所走了出去,可是朝车里面一看,当即就让他兽血沸腾,刚刚已经喷射的小兄弟又瞬间抬头挺胸起来。

  刚才韩萌萌在老刘离开之后就急忙起身在车里面用纸巾擦拭下面的湿润,可是因为紧夹的双腿发麻,没站稳身子就朝中控摔了过去,更是让两腿之间的缝隙直接装在了档把上。

  档把又粗又硬,而且和老刘的家伙差不多大,韩萌萌坐在上面,刚才那种被老刘用力顶着的感觉有生了出来。

  一瞬间,被档把顶的让她好像被电了一样,那种酸麻的感觉让她身子非常难受,恨不得立刻就把档把插入自己紧致的身体里面。

  她紧张朝厕所看了过去,见老刘还没有过来,心中暗想道:“刘教练应该得一会儿才能回来,我先在上面舒服一会儿,等他回来我再离开。

  ”看着空荡荡的驾校,韩萌萌心里面更是生出了一个非常疯狂大胆的想法。

  现在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她为了更加体验那种美妙的舒服,慢慢将裙子掀开,将雪白的丰臀暴露出来,暴露出自己粉嫩的花蕊朝档杆触碰了过去。

  当花蕊和档把研磨在一起的时候,韩萌萌瞬间便感受到了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原始的本能一旦爆发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她依依不舍的将自己的整朵花蕊全都贴合在了档把上面。

  为了获得更爽快的快感,她开始扭动自己的腰部,让花蕊和档把开始摩擦,脑中想着的确实老刘用手在她的身上不断揉捏,甚至想让老刘将那根炙热无比的硬物全都塞进去,那一定是非常爽快的体验。

  已经来到车边上的老刘一眼就看到车里面的春光乍现,韩萌萌可是他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女人,可是他的女神此刻正一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抓着副驾驶的靠背,正一前一后耸动着身子将粉嫩无比的花蕊贴合着档把疯狂的摩擦。

  她的长发飘舞,如兰喘息,胸前的两只软肉疯狂的甩动,无比诱人。

  一双硕大的眼睛迷离无比的看着车窗外,似乎是想要让人用坚硬的巨物来填充她那饥渴又空虚的身体。

  此刻的韩萌萌虽然动作非常不文雅,但她却好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样,只能让老刘隔着车窗观看,却不能用手去触碰。

  当老刘看得入神时,韩萌萌的脸突然绯红无比,身子也在剧烈的颤抖。

  此刻的她身体和腔道内一阵空虚寂寞,她用力嗅着车里面残留着老刘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想象着档把曾经被老刘抚摸过,就好像是老刘的手在抚摸自己的敏感花蕊一样,这种疯狂的幻想让她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韩萌萌双眼迷离,心中却如同波涛海浪一样,心里面不断向着,如果这玩意儿是老刘的巨大硬物直接捅进来,将会是多么的舒爽。

  这一刻的韩萌萌已经无法分辨清楚此刻研磨着自己花蕊的东西是老刘的硬物还是汽车档把,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作为一个女人的舒服。

  窗外的老刘看得是一阵吃惊,口中一滴滴从嘴角流淌出来。

  心里面却不断的咒骂,恨不得自己变成档把,用舌头不断舔舐着韩萌萌那湿漉漉的花蕊。

  想着,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需求,将手伸入了裤裆,紧握住了已经昂首挺胸的粗壮巨物。

  随着一(俩性故事)边撸动,他一边想象这韩萌萌的小嘴正不断吮吸着自己的硬物,那种感觉无比的爽快。

  当韩萌萌动作越发急促时,老刘没两下就感觉到体内再次袭来了一阵电流感。

  他已经四十五岁了,这方面的精力正在走下坡路,更是二十年没有碰过女人,虽然欲望比正常小年轻强烈很多,而且也生猛很多。

  况且自己真窥探的可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今天老刘用自己的钢枪触碰到了女神的禁地,而且还看到女神在自己面前做如此下流的事情,如果让韩萌萌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身边,老刘相信自己足足可以一夜奋战六次还是会继续战斗。

  韩萌萌那两只硕大的凶器一晃一晃,让她有些难受,为了可以没有任何束缚,她将身子朝前趴了过去,将两只肉球放在了仪表盘上,一边疯狂的用档把研磨花蕊,一边双眼期待的朝厕所看了过去。

  

“谢叔,是这样的,过两天二丫不是要交生活费了么,我们志国已经很久没打钱回来了,所以…”季玉珍低着头,不敢看老谢的眼神。

  确实,让季玉珍这种脸皮比较薄的女人三番五次跟人借钱,确实有点难为情。

  “哈哈哈,原来就这事儿啊?看你这样儿,管我叫声谢叔还跟我在这儿客气呢,没问题啊,你说吧,要多少。

  ”老谢大手一挥,很是大方。

  王小薇那几十万他没办法帮她还,但身上几万块钱还是能拿出来的。

  “也不要多少,就借一千块就行了!”季玉珍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跟老谢借钱了。

  从他的男人张志国去城里打工以后,就很少回来了,每次打电话过去,张志国都是说工地上活儿多,回家路又远,舍不得车费。

  一开始还会打点钱回来,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最后连钱都不给娘两打了。

  村子里一直有谣言说,张志国去了城里,认识了个有钱人家的女人,没打算再回村子了。

  季玉珍一开始自然是不相信的,可是随着时间过了这么久,也没点什么音信,心里唯一的一点坚持,也开始动摇了。

  “玉珍啊,听谢叔一句劝,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二丫那么乖,没人会对她不好的。

  ”老谢从屋子里取出了一千块现金,交到了季玉珍手里,劝说了一句。

  “嗯,我会考虑的,谢谢你了谢叔。

  ”季玉珍一脸的落幕,拿着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老医生!不好了,蒋宏博要强拉着王小薇回城里去,你快点来看看!”这时候,一阵急促的叫喊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什么?蒋宏博?他不是开车回城里了么?怎么又回来了?”老谢心里咯噔一下,瞬间跌到了谷底(夹逼自慰)。

  来不及多想,老谢连忙往王小薇家里跑,一边跑一边转过头:“玉珍,你马上去找王铁柱,让他带人来帮忙!”“好的谢叔,我马上就去!”季玉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谢这么担心王小薇回城里,但是认识老谢这么多年,也知道他的为人,也连忙打着手电往王铁柱家里赶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儿?一边走一边跟我说。

  ”老谢火急火燎的跑到张碧琴身边,对着她问道。

  “汗,你刚走了没多久,蒋宏博就带了两个人,想把王小薇给带走,说是要让她去陪哪个男人睡觉,王小薇也没办法,让我快点来找你!”话还没说完,张碧琴就看到老谢已经撒开脚丫子跑远了,心里不由得一阵郁闷。

  “谢医生,你等等我啊!”张碧琴刚从王小薇家里跑到这边,早就累得气喘吁吁的,现在老谢又赶过去,根本就没有理她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老谢如此重视王小薇,张碧琴的心里竟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再次来到王小薇家里,老谢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拉拉扯扯的两人,不是蒋宏博和王小薇还是谁?“王小薇你个贱人,老子不管那么多,你今天一定要跟我走!”“蒋宏博!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竟然让我去陪别的男人睡觉?我要跟你离婚!”此时的王小薇满脸都是泪水,看着蒋宏博的眼神里也满是失望与愤怒。

  “哼,老子不管那么多,离婚就离婚,我告诉你王小薇,你不要以为离婚了就能逍遥了,老子在受罪,你也别想好过!”蒋宏博拉着王小薇的手,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再说了,我欠下这么多钱,还不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从法律上来讲,欠的钱也应该是我们一人一半,就算是我们离婚了,你也是要还钱的!跟老子走!你们两个,把她给我拉上车!”蒋宏博一脸的扭曲,指使着两个狗腿子,拉着王小薇就想把她往车上拖,那模样,和以前看到他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样子。

  老谢有些震惊,难道不满足的欲望真的会让一个人改变这么多么?“狗日的蒋宏博,你放开小微!”一瞬间,老谢只感觉怒火从心里直接冒出了天灵盖。

  三步并作两步,老谢直接来到了王小薇身边,挥起拳头狠狠的砸到了蒋宏博的脸上。

  “我艹尼玛的老东西,敢打老子?信不信我弄死你啊?”蒋宏博有些不敢相信的摸了摸嘴角的鲜血,朝着老谢看了过来。

  那两名狗腿子也是揉了揉拳头,完全没把老谢放在眼里。

  老谢没管蒋宏博的威胁,一把将王小薇拉到了自己身后:“没事小微,有谢叔在呢!”“呜呜呜,谢叔,谢谢你,你小心点,他们身上好像有刀!”王小薇一脸的泪水,刚才被蒋宏博强拉上车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这辈子一定会担上一个耻辱,可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竟然是老谢救了他!这一瞬间,王小薇的心里即是感动,但也有些害怕,万一老谢要是为了她受伤了,这份情可怎么还啊?“老谢?怎么回事儿这是?”说话间,一群手拿锄头镰刀的女人打着手电,在赵铁柱的带领下来到了王小薇屋子旁边。

  蒋宏博和他的两个狗腿子见势不对,连忙招呼着上了车。

  “谢建国你个老东西,你给老子等着!”放了句狠话以后,蒋宏博一脚油门踩到了底,连忙逃走了。

  “呼呼呼,老谢你丫怎么回事儿?人家小两口子拉拉扯扯的,你把我们叫来干嘛?”赵铁柱刚到现场,不明所以,喘着粗气对着老谢问道。

  “嘶,妈的,你管老子?”脚下的疼痛让,老谢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心急,火急火燎的就跑来帮忙来了,也没拿个手电筒什么的,一路上不知道崴了多少次脚。

  “诶?不对啊老谢?你今天是咋了,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啊,你这老小子不是不爱管这些闲事吗?咋一听是王小薇家吵起来了,就跟疯了一样的就跑过来了。

  ”看到老谢这幅模样,赵铁柱是又好气又好笑。

  老谢瞪了赵铁柱两眼:“你懂什么,你知道王小薇被蒋宏博那畜生带走要干嘛吗?”“不就是被接回城里吗,可能蒋宏博那小子好久没跟王小薇干那事,想了呗。

  ”赵铁柱嘿嘿的傻笑着,想到平日里这老谢跟王小薇还有些暧昧,又接着猜测道:“你不会跟小薇那小姑娘办那事了吧,不然怎么这么紧张一个小姑娘,你个老不正经的!肯定是这样!”老谢虽然被猜中了心事,但也不慌乱,对着赵铁柱回道:“你小子知道什么,蒋宏博那王八蛋在外面赌博欠了几十万,没钱还,就要让小薇去陪别人睡一个月抵债!草他妈的王八犊子,老子非得弄死他不可!”赵铁柱吃了一惊,他以为只是蒋宏博把王小薇接回城里过日子,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妈的,这畜生还是人吗?老子早看出来这小子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了,以前在一个村就没干什么好事,现在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赵铁柱本来也不待见蒋宏博,现在知道真相了,也是气的双眼通红!“现在怎么办,你给出个注意,小薇这姑娘在村里也住了这么久,跟大家也都有感情,不能让这王八蛋真的带着王小薇去那啥吧?”村里的人都特别善良淳朴,赵铁柱也不例外,再加上性格本来就容易冲动,但又没有办法,气的就在院里走来走去。

  一时间,现场的人都有些沉默。

  村子里的人虽然都挺善良的,若是几千几万块钱,可能大家凑凑,能帮忙的也就帮帮忙。

  可是,那可是几十万啊!就是把村子里的这些老农民都拿去卖了恐怕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吧?“咳咳!”这时候,张碧琴却突然咳嗽了两声,脸上满是汗水,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感觉有些别扭。

  “那个,张书记,您有什么办法对不对?快跟我们说说吧!”看到这一幕,老谢哪里还不明白张碧琴是什么意思?连忙放低姿态,朝她看了过去。

  

“有,队长,你跟我来。

  ”赵丰年跟骆冰走回客厅,她放下背包,向暗室走去。

  很快,骆冰从里面拿出三支猎枪了来,一支单管,两支双管。

  单管是苏静初的,双管是骆冰和乔小麦的。

  赵丰年把三支猎枪都拿到手里掂了一下,感觉到单管的明显要重些,他相信质量重的枪力道会更足一些。

  “我要这支。

  ”赵丰年脸上露出微笑,对手里的那支单管猎枪非常满意。

  “好吧,你拿走!”苏静初走过来大方地说,那支单管猎枪是她的最爱。

  “谢谢!”赵丰年说完拿枪下楼,骆冰追上去问:“队长,你准备去哪里打猎?”“我们村的后山。

  ”“哪个村?”“稻花县饮水村。

  ”这时,苏静初追下楼,她把一个长形的帆布袋递到赵丰年面前。

  “队长,这是枪袋,里面有持枪证和产品说明书。

  ”“嗯!”赵丰年应了一声,把猎枪放进帆布袋里,走出别墅,在晾杆上把晒得半干的衣服和裤子穿在身上。

  离开别墅,赵丰年在路边拦一辆货车进城。

  来到沈墨燃的家,赵丰年推开院门。

  沈墨燃正在院子里浇花,看到赵丰年走进来,对他笑了笑。

  他用卖兰花得的那六百块钱给赵丰年买了一部手机,联想最新款,一千八,他倒贴了一千二。

  “这是我替你买的手机,拿着!”赵丰年一愣,接下手机,爱不释手。

  “谢谢伯父!”“不用谢,沈瑞雪在饮水村,需要你多多照顾。

  ”“伯父你放心,沈支书住在我们家,有我阿妈24小时贴身保护着。

  ”“哦,是吗?对了,你追到在兰花街抢背包的人了吗?”“追到了。

  ”“哈哈,你小子身手不错,一身正义感,我女儿在你们家,我放心了!”赵丰年咧嘴傻笑,说:“伯父您过奖了!”“走,进屋,我买了条鱼,今晚陪我喝两杯。

  ”“不,伯父,我得回去了。

  ”赵丰年看天色不早了,与沈墨燃道别,回饮水村。

  他请一辆摩的开到515岔道,太阳落山了,天边只留有一抹晚霞。

  步入山下丛林小道,已经看不清路面。

  赵丰年健步如飞,一脚把窜到面前的一只野兔给踩死了。

  他这是走狗屎运!半个小时后。

  赵丰年拎着野兔走到家,厨房里亮盏昏暗的灯,火灶上煮一锅的萝卜菜,却看不到阿妈和沈瑞雪的身影。

  “阿妈!”“沈,支书!”赵丰年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把猎枪放进房间,野兔放到砧板上,阿妈和沈瑞雪跑到哪里去了呢?这时,有急促的脚步声跑上楼来。

  赵丰年迎上去,与从外面急匆匆进来的沈瑞雪撞在一起。

  香玉满怀!赵丰年怕对方跌倒,搂上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沈瑞雪把赵丰年推开,走进厨房,却把手伸进了赵丰年的裤袋里。

  “你干什么?”赵丰年学着沈瑞雪的语气,挣扎着跑开了。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手机借给赵丰年,沈瑞雪这一天都魂不守舍,神经兮兮的,总担心他翻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

  赵丰年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来递给沈瑞雪。

  “给你!”“咦,怎么有两个手机?”“另一个是我的,我老丈人给我买的。

  ”“你老丈人,谁呀?”“你爸呀!”赵丰年调皮的说,随时做好躲避沈瑞雪拳头的(两根一起插进去)准备。

  但,沈瑞雪一动不动的,她在想,这家伙这么嚣张,肯定是看了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了,这可怎么办?难堪死了。

  沈瑞雪的脸一由得红了起来。

  “我阿妈呢?”赵丰年问道,把话题转开,缓解沈瑞雪自己营造出来的尴尬。

  “卜婶她留在镇上的外婆家,说明天才能回来。

  ”“哦!”赵丰年对外婆没什么印象,所以也不太关心,看到锅里滚动的萝卜,问道:“你还没吃饭吧?”“没有,等你回来。

  ”沈瑞雪急切盼望赵丰年回家,主要是想早点把自己的手机要回来。

  “你等等,我做道下酒菜。

  ”赵丰年说着,拿一把菜刀处理砧板上的野兔。

  “哪来的野兔?”“山下的林子踩来的。

  ”沈瑞雪一愣,问道:“又不是山菇,能采到吗?”“不是用手采,是用脚踩的。

  ”呃?用脚踩到野兔,这家伙又开始不老实了。

  “你没翻看我的手机吧?”沈瑞雪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没有,我就打了一个电话。

  ”赵丰年说着,手上忙起来,他动作干净利索,三下五除二就给野兔去了皮,挥刀把兔肉切成块。

  “真没翻?”沈瑞雪站到一旁不放心地问道。

  赵丰年忙着做菜,没再搭理沈瑞雪。

  沈瑞雪跺了跺脚,又问道:“那盆兰花卖到多少钱?”“六百块,你爸收的钱,给我买了一部跟你一模一样的手机。

  ”“六百?”“是呀。

  ”“六百元你能买到这么好的联想智能手机?”赵丰年一愣,他心里早有所怀疑,还想找人问一下呢。

  沈瑞雪找出自己的手机拨打老爸的电话。

  嘟嘟几下,对方很快就接听了。

  “喂,爸!”沈瑞雪喊道。

  “是小雪呀,赵丰年回到村里了?”“嗯,回来了。

  ”“那小子不错,下次带他一起回家吃顿饭,我亲自给你们下厨。

  ”“爸,是你帮他买的手机?”“是呀,我还倒贴了一千二。

  ”“什么?”沈瑞雪看了赵丰年一眼,走出厨房去接听。

  “没事,就当我送给我未来女婿的见面礼吧!”“爸,你瞎说什么呢。

  ”“哈哈,爸没瞎说,如果你对他没点意思是不会借手机给他的。

  ”沈瑞雪愣了一下,老爸这是什么逻辑?她早上借手机给赵丰年根本没这么多,借个手机就代表自己喜欢他了?荒谬!“爸,下次你不能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就算他是你的未来女婿也应该是他买礼物孝敬您的呀,你这样倒贴是怕你的女儿嫁不出去吗?”呃?对方一时语塞。

  “爸,我不跟你说了,过几天我就回家来看你。

  ”“好,记得把那小子一起带回家!”沈瑞雪急忙挂断手机,不知道赵丰年给老爸灌了什么迷魂汤,就半天时间就掏钱给他买手机,还要她下次带他回家,真的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当沈瑞雪回到厨房,看到赵丰年已经兔肉放进锅里炒起来,他动作娴熟,往锅里倒了一勺酒,顿时火焰在锅里升腾起来。

  赵丰年用锅铲翻动锅里的肉丁,然后往锅里放些生姜、大蒜、辣椒、八角等配料。

  几分钟后,浓郁的肉香飘散出来,坐在一边的沈瑞雪直咽口水。

  好了没?馋死我了!沈瑞雪饿得受不了了,食欲已经完全被菜的香气调动起来。

  这时,赵丰年不紧不慢往锅里倒了少许的水,再撒些切好的大蒜叶,然后兔肉火锅搞定了。

  “这么好的菜,得喝上二两。

  ”赵丰年说着,端来一小坛子米酒倒上两小碗。

  干嘛,趁卜婶不在,这家伙想把我灌醉,然后趁机下手吗?想都别想!沈瑞雪白了赵丰年一眼,为自己盛了一碗饭吃起来。

  “好,你吃饭,我喝酒。

  ”这时,沈瑞雪把筷子伸到锅里夹了一块金灿灿的兔肉放到嘴边吹了几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放进嘴里嚼一下。

  哇塞!浓郁的肉香在口腔里炸开,油而不腻,好吃到味蕾直打颤。

  哎呀,自己刚才煮的那一锅萝卜简直就是猪食,明天喂猪得了。

  沈瑞雪几筷子就把一碗饭给吃光了,露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来。

  “味道怎么样?”赵丰年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美女支书的馋相,觉得这一刻的小日子过得特别舒坦,特别惬意!“能吃。

  ”沈瑞雪淡淡地说,又给自己盛了一小碗饭,她平时每餐只吃一碗饭的,今晚却破例多吃了一碗,这野兔肉火锅不仅仅是能吃,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呀!沈瑞雪把饭吃饱了,但还想吃肉,于是把赵丰年给她倒上的米酒端过来喝了一小口。

  “赵丰年,你真没偷看我的手机相册吧?”一口酒下肚,沈瑞雪胆子变大了,开门见山地问道。

  “手机相册?没有呀!”赵丰年认真地说,把酒碗端起来,说:“来,沈支书,我敬你一口,我干你随意。

  ”沈瑞雪狐疑地盯着赵丰年看,端起酒碗来问:“真没有?”“当然没有。

  ”说罢,赵丰年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虽然赵丰年说没有,但是沈瑞雪还是不放心,那私照和视频如果被这家伙看到了,今晚她就危险了,别看他现在装模作样的,说不定心里早就盘算着怎样弄她了,所以喝酒才喝得这么痛快、豪爽。

  沈瑞雪越想越害怕,也一口把自己碗里的酒喝干了。

  酒能壮胆,如果赵丰年要霸王硬上弓,她拼命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这时,赵丰年又给两人的碗倒满酒。

  “赵丰年,你想当这个村长吗?”沈瑞雪有些醉意,媚眼半闭,小脸红润起来。

  “想呀!”“五万块钱筹到了?”“没有。

  ”“今天我在镇上遇到代荣光了,他去农商银行用小商店抵押贷款,估计明天就能借到钱。

  ”“五万块钱姓代的还用去银行借,看来他也只是一只纸老虎。

  ”“代荣光在家里开了个赌场,估计钱都放高利贷借给村民了。

  ”“这些村民愚昧呀,我当上村长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禁赌。

  ”“我听卜婶说,上届的老村长就是因为禁赌被人下黑手打了一顿,才辞职不干的。

  ”“是代荣光干的吧?”“大家都这么猜的,但谁都没有证据。

  ”“这土恶霸还想跟我争村长之位,真是太不要脸了。

  ”

张磊穿着双拖鞋就下楼了。

  太满了不要塞了怎么可能?这可是六楼!一定是我看错了!喂,去办公室干嘛?只是随着越来越多次的午夜梦回,证明了很多的,自己都记不起来的过往并不打算放弃自己。

  女生跑步突然高潮了就让我来直接问下本人吧。

  按照她上一世的记忆,林宇焕是自己住的啊!小车司机看到打开的门轻轻按了下喇叭,随后便开了进去稳稳停在了一旁的墙边。

  知道是上官瑞佐伽便转过头去了。

  太满了不要塞了其他出版社出版的书籍均有杜撰。

  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老师家里有事,是别的老师帮忙上的课,刚刚才到一会儿的。

  随手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爸,我想去s市,念高中。

  虽然林菲雅已经是尽量装作天真疑惑的模样,不过,她的嘴角还是不经意地勾起一丝得意得弧度,似乎是在嘲笑我。

  太满了不要塞了不了,繁华的世间我早已看透,我现在再也没有一点心思去找工作,也不想再进入那些利益的纷争了,现在的我了无牵挂,已无牵挂。

  南浮生修眉微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哥哥很老么。

  你确定不要吗?我给你点一百万円的酒!松下早纪继续加价,想要看看玄野步的反应,她看上去似乎还很愉悦,应该在享受这个过程。

  叶夏回头,也让宋韫琛看见了来人。

  这时,一位少女看到了少年,便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他们出生的那个年代从国至家都还不算富裕,深山老村里的老旧思想更是难以言喻:能生便多生几个,将来老了好有更多的依靠。

  “我只是随便玩玩。

  然后,魔王突然听见了犹如玻璃碎裂的声音,他有点奇怪的渐渐睁开眼,看见摆出已经拔出太刀并好像已经挥过姿势的九条。

  女生跑步突然高潮了本人并没有龙阳之癖,请保持距离。

  控制一切,包括控制重力吗?可以控制电子吗?能将两颗原子合在一起吗?太满了不要塞了蓝雨辰就率先的去交费处缴费,而冷殿宸跟沐熙墨三个人就跟着护士一起来到了贵宾加护病房。

  后者脸色微红地低下头,捂着眼睛的手也移了开来,只是眼睛还是闭着的。

  刘不屑的斜眼看着他,但由于程走在后面,可能没看到。

  但我眼前却是灰暗的光芒,甚至没有了熊的影子,那只熊像是逃跑了一般,离开了这个光明和温暖相融合的地方。

  爷爷,人呢?陆姜瞄瞄楼梯,没看到人(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啊。

  说完后,伊莎闭上了双眼,变成数据,消失在了缇米的面前。

  但是你仿佛忘记了你是犯事了才被招安的吧……这么装,是想演给谁看啊……Bingo!猜对了!琦琳睡的正香。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c.aspx?849.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c.aspx?5457.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c.aspx?5769.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c.aspx?3458.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c.aspx?1518.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c.aspx?7137.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c.aspx?7463.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c.aspx?1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