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倫理 片 線上 看,新手必看

  朱颜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转了两个星期了,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本来有家夜总会让她去做咨客小姐,朱颜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工作,回来问朋友,朋友说就是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朱颜不喜欢抛头露面,就推辞了。

  朱颜想去公司里当个正正经经的文秘,去过几家公司面试,但都是石沉大海。

    朋友说,是朱颜的服装碍了事。

  朱颜看了看自己,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朱颜穿看一身宝蓝色的绸料衣裙,小小的立领,一点点覆袖.细密的盘花纽沿着起伏的胸脯排下来,A字裙型,裙边散着一圈密密的白色小花朵,裙裾总是在脚踝间跳荡。

  朋友说,你看。

  这像个秘书小姐穿的衣服吗?我看是旧式人家的大小姐。

    朱颜不语,她知道朋友说得对,但是这么说她心爱的衣物她还是有一点不高兴。

  朱颜觉得这套衣服此刻最谙合自己的心境,柔弱体贴,有一点顾影自怜。

  不过,朱颜还是想改换一下行头,但现在她还无能为力。

    朱颜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来深圳,虽然这座城市是许多人向往的天堂,但朱颜觉得她的天堂就是她生活的那个小城,慈爱的父母。

  忠实的朋友,当然还因为有他,朱颜想:没有这一切,深圳又会好到哪里去呢?不过。

  这一切的宁静安谧转瞬即逝。

  半年内,父母竟然相继病逝,而他又背叛了她。

  即没有原因也没有借口,让朱颜觉得一切犹如一场梦。

  朱颜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她不愿意再看见熟悉的一切一切,就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来到了深圳。

  在简单的行李中,就有朱颜喜爱的这套宝蓝色衣裙。

    明天,朱颜又要去一家公司面试了,临睡前,她检点了一下自己的皮箱。

  并没有找到更适合的,就只好把那套刚用清水漂净的宝蓝色衣裙挂在了窗前最通风的地方。

  第二天起来,衣裙果然干爽透了,朱颜洗漱完毕,依然穿上它,出了门。

  晨风拂动着朱颜乌亮的秀发和蓝色的裙摆,使朱颜的心稍稍有了一些亮色。

     当前台小姐把朱颜引进门去时,朱颜没有想到老总会是那么年轻,大概三十五六的样子。

  老总的眼光很锐利,朱颜一进门,就感觉到他已经上上下下把自己打量透了,朱颜想起了朋友的话,第一次对自己的衣服羞愧起来,她拘谨地坐了下来,把裙摆紧紧夹在弯曲的膝盖后面,不让它们太肆意。

  老总的眼睛一直盯着朱颜,嘴里却例行公事地问着朱颜的个人资料,朱颜被逼得抬不起头,就讷讷地回答着。

    出了门.朱颜擦了擦汗,瞄了一眼从路边玻璃窗里映照出来的身影,感到很沮丧。

    两天后,正当朱颜在朋友的宿舍里百无聊赖之时.朋友却打来电话,告诉她有家公司让她去上班。

  朱颜是留下朋友的呼机和面试公司联系的,朱颜想:大概朋友和她一样都松了一口气。

    朱颜上了班才知道,老总姓陈,叫陈涛,当然她得管他叫陈总,她的工作就是替他整理文件和资料。

  以及承担其它办公杂务。

  朱颜的办公室在陈涛的外间,一般来电来人都由朱颜先掌握。

  朱颜的工作繁忙而琐细,朱颜是个好性子的人,她并不讨厌琐细的事情,这使她能够一直从容不迫地工作着。

  她感到很充实。

    朱颜在最初的一个月时间还是穿看那套宝蓝色的衣裙。

  公司里还有很多女职员,她们总是像蝴蝶一样招展,尽管艳丽,但也是在拘谨的套装中玩着花祥,像朱颜这样裙裾飘飘的确实很少。

  朱颜觉出了一些尴尬,倒不是自惭于别人的夺目,而是觉出自己的妆扮有一点不合于群,而格外显眼,而她是最不爱突显自己的。

    朱颜似乎还感觉到陈涛对她的服装也有不满,好几回,她在转身出门之际都捕捉到了他的余光,朱颜想:他一定在观察她,如果她的工作没有被他指出差池的话,不是因为这身衣服又会是什么呢?   这身衣服果然让朱颜当众出了一次洋相。

  那天,几个重要的客户来到了公司,陈涛让朱颜上几杯茶来,朱颜兑好水,半蹲着往沙发前那张矮几上的茶杯中冲水。

  当她起身时,她的裙角挂在了自己的鞋扣上,让朱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坐在一旁正在谈话的陈涛连忙关切地扶住了她,但是他眼睛里的责备却并不轻微。

    朱颜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换下了那身衣裙。

  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朱颜首先买了两身套裙,一套纯黑,一套银灰,单穿、套开穿都可以,这让朱颜可以来一点有限的变化。

  朱颜还买了一双黑色坡跟浅口皮鞋,一只黑色的手袋。

  这些服饰怎么搭配都行,使朱颜省去了很多烦恼,朱颜想,服饰其实真的是可以左右人的,现在这一黑一灰的,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把自己护得紧紧的,而自己,穿着它们,也果然走出了女强人的凌厉步伐。

  效果果然不错,朱颜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认定陈涛没有再暗中盯着自己。

    那晚,朱颜跟着陈涛到晶都陪客户吃饭,尽管是红葡萄酒,陈涛还是喝出了醉意,因为那些叫嚷着/敬朱小姐/的酒因为朱颜的执意不喝都被陈涛拦了下来,而这些人就更加有意地让陈涛多代了两杯。

    当他们俩上了宝马车后,朱颜有些担心,就按住了陈涛准备扭动油门的手,让他歇一会儿再开。

  陈涛却趁机握住了她的手,而且很有力。

  朱颜没有对付过这种事,她不知道该不该抽回自己的手,就只好任他握着。

     陈涛扬着浓黑的眉,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说:朱颜啊,朱颜,你为什么不穿那套蓝色的衣裙了?你只有穿上那套衣服才是最美的,很古典,很有味道。

  你知道,什么对女人最重要吗?是韵味,没有韵味的女人是死的,死沉沉的,一点也不好看。

  陈涛晃着脑袋,越说越不清晰,头也越垂越低,最后,他握着朱颜的手倒在了她的肩头。

    朱颜轻轻挣出自己的手,找出了陈涛的手机,她拨了司机的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这时,陈涛己是微酣,他很驯服的样子让朱颜有了一点心动。

  她肆无忌惮地把陈涛看了个够,平时,她从来没敢这祥大胆过。

  朱颜甚至想轻轻地、轻轻地在陈涛那闭合着的长而卷的睫毛上印上一个吻,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朱颜只是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干渴的唇。

    当晚,朱颜还是忍不住陈涛一番话的诱惑,把那身衣裙取出来,贴在(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脸上久久感受着那久违了的柔滑的感觉。

  然后,朱颜穿上它在镜子里照了又照……  第二天,在换衣准备上班时,朱颜再次拿起了挂在床头的宝蓝色衣裙,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一些茫然。

  她又想:也许那只是他酒后的戏言罢了,你却当真,张爱玲所说的/天真的可耻/也不过如此啊!想到这里,朱颜毅然换上了那身纯黑的套装,踏进黑色的皮鞋,拎了黑色的手袋,踩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公司。

    陈涛很晚才到公司,他走进了办公室,走向里间房门。

  启门时,陈涛回过头落落大方地向朱颜说了一声好,朱颜也仓促地应了一句。

  之后,门无声地合上了。

    朱颜紧张地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玄衣嘘了一口气。

  其实,在她心里,她自己也说不上是庆幸还是遗憾……

想起隔壁的那女人,我就感觉刚刚熄灭的火焰又蓬勃燃烧了起来。

  那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大美女。

  鹅蛋小脸上宛如天仙般的美丽,高冷无比,容光照人,身高一米八,一双修长的玉腿更是艳冠群芳,在整个招待所里面都无人能比。

  这女人叫董美玲,是我们宾馆的副总经理。

  苏芸霞忽然说:“小宏叔叔,门外有人敲门,你赶紧出去看看吧。

  ”真的是敲我的门?我连忙站起来一听,还真是敲我的门。

  我害怕了,大脑一瞬间清醒过来。

  我这可是威胁儿童啊。

  苏芸霞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潜意识里,我还是把她当做一个孩子。

  况且不管她年龄达不达标,我都算是强奸啊!强奸加猥亵儿童罪至少得判个十几年吧,再出来名声也毁了。

  我害怕的连忙给苏芸霞穿好衣服,小声的对苏芸霞说:“芸芸,一会儿叔叔去开门,你千万不要把小虫子的事情说出去啊,女孩家家的,要保护好自己。

  ”可能是女性的本能,小芸芸笑嘻嘻的(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点点头,说:“好,芸芸只和叔叔说。

  ”看苏芸霞傻傻的答应,我连忙穿好衣服过去开门。

  “谁啊?忙着呢。

  水费我交了,电费账上不是还有剩的吗?”我一边喊着,一边整理衣服。

  拉开门木门一看,铁门外面站着一个冰着脸的大美女,不是董美玲还是谁?她皮肤白皙,穿着合身的鸡心领雪纺衫,天鹅般的白皙脖颈挺直,把她美爆的脸庞衬托得极其漂亮,细长笔直的美腿上只穿了一条居家短裙,裹着黑色丝袜。

  她抱着胸,站姿随意脚上踩着一双红色高跟,漂亮的让人头皮发麻。

  我看得要醉了,但心里面也涌出了一股自惭形秽。

  在这样高冷美颜的大美人面前,我算什么啊。

  一想到这大美女每天和各路有钱人出入豪宅,豪华酒店,我就一阵泛酸。

  “你屋里怎么回事?”董美玲斜着眼看我。

  “没什么事情啊。

  ”我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谄媚的露出了笑容。

  董美玲可是招待所的副经理,我哪得罪得起这号人物。

  董美玲忽然指着铁门说:“没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开呢?把门打开,我要进去检查。

  ”检查?我心头一怒,这是我家,又不是你家,你说起来检查就进来检查,你过不过分?我尴尬且暗怒的看着董美玲,咬着牙说:“董经理,大晚上的,不合适吧?”“有什么不合适的,让开。

  ”董美玲冰冷的说。

  我很生气,但还是小心的拉开了铁门。

  一进屋子,我每天都收拾一遍的家里的清香味道让董美玲的表情倒是好看了一些。

  “还不错。

  ”董美玲看了看客厅,点评道。

  那是,我好歹也是学过美术的人,审美还能差到哪?被美女夸赞,我有些飘飘欲仙起来。

  侧目看着她美艳的脸庞,我忍不住的想,不会吧,大美女居然和我说话了。

  “那个女孩在哪?”董美玲忽然高傲的扬起脸,如女王般的盯着我。

  女孩?她是说芸芸?我心脏顿时慢了半拍,完蛋,她知道我想猥亵芸芸了?我看着屋里,忽然听到芸芸喊:“叔叔,我胸口还是好疼!”“你个臭流氓!”董美玲怒视我一眼,快步冲向了卧室。

  “我不是…….”我一把手拉住董美玲的粉臂,这女人却盯着我怒道:“你放开,不要拿你的脏爪子碰我。

  ”“我…..”我还没有来得及辩解,这女人居然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虽然力气不大,但我也窝火。

  你算什么东西,就算你是招待所的经理,你也不能在我家里面胡作非为吧?趁我窝火的时候,这女人直接往我家卧室里走。

  我心里急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难道我老苏这辈子的名声就彻底毁坏在这里了?我连忙追上去一看,董美玲拉着苏芸霞,问她:“小妹妹你告诉我,那个老混蛋是不是对你下手了?”“什么叫下手?”苏芸霞咬着手指,傻傻的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眉头微皱,这姑娘怎么看起来有点傻傻的?“就是…….他是不是摸你的胸口了?”董美玲斟酌了一下说。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完了!苏芸霞这傻姑娘,别人问什么她都会说,去路边买菜她都能把钱包里的钱都送给别人,董美玲一问,还不是全都露了馅儿?“摸了。

  ”苏芸霞十分肯定的点头。

  我的脸上一白,牙齿都在打颤。

  啪!我还在发愣,董美玲的巴掌就又打了过来。

  这一巴掌打得狠,把我无名的怒火给打了起来。

  我许宏虽然是个窝囊废,但是你凭什么就这么无视我的尊严?脱了那身工作服,我和你董美玲也都是普通人,大不了辞职!我恨恨的看着董美玲,捏紧了拳头。

  “小宏叔叔!”苏芸霞这傻孩子看董美玲扇了我一巴掌,她赶紧跳下床,跑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哭着脸说:“小宏叔叔,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为什么要打你啊?”“傻孩子,离他远点!他是臭流氓,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报警救你。

  ”董美玲无比厌恶的瞪着我,把苏芸霞拉到了她的身边。

  董美玲太高了,一米八,跟我一般齐。

  她把身高一米六八的小芸芸拉到身边,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靠在一起,简直是无比的养眼。

  我看的有点发愣,董美玲就更加厌恶我了。

  我指着董美玲怒斥道:“你干什么?我做什么了我?”“你猥亵儿童!”董美玲坚定的鄙视我。

  我差点想把自己掐死,自己忍不住,就是今天晚上借着狂劲儿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一次,怎么就遇上董美玲了呢?“阿姨,猥亵是什么意思啊?”傻姑娘居然还去问猥亵是什么意思。

  董美玲横了我一眼,扭头性感的撩了一下头发,对苏芸霞说:“就是他摸你的胸口!傻姑娘,记住以后绝对不要让别人摸你的胸口。

  这是犯法,你去报警,让警察把坏人都抓起来。

  ”苏芸霞傻傻的咬着手指,说:“原来给胸口抹药就是猥亵啊。

  那打针算不算猥亵?哦也,以后医生给我打针,我就报警,让警察把医生全都抓进去!这样就没有人给我打针啦。

  ”看着原地又蹦又跳的小姑娘,我与董美玲同时的傻眼了。

  我本来以为,这傻姑娘要把我给你害死,谁知道她居然会这么说。

  “小芸芸,你为什么这么说?”董美玲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尴尬,我估计这高冷的女人也意识到冤枉我了。

  

看着玲姐那几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脸蛋,草,豁出去了,骂了一声,我直接朝着玲姐抱了过去。

  啊……玲姐大叫一声,拍打着我道:“小六,你要干嘛?快点放开我。

  ”我没理会玲姐的喊叫,直接抱着她走向卧室,把她放到床上,没等玲姐挣扎,整个人就直接压了上去,粗鲁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装,我可以直接从上面往下脱。

  一拉下来,玲姐妖娆的娇躯立马彰显了出来。

  那黑色的蕾丝文胸之下,那饱满隐隐诱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玲姐这奶涨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必须要快点帮她引出来,不然的话要是引起发炎,那就麻烦了。

  想着我就要去解玲姐的文胸。

  “不…不要……”玲姐惊慌的摇了摇头,不断推搡着我。

  为了治疗玲姐的奶涨,我没理会她,直接按住她,解开她的文胸扣子,因为为了喂奶方便,玲姐穿的是前开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开了扣子,那里一下崩了出来,文胸脱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饱满,充满着诱人的气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玲姐此时已经羞的紧闭上了眼睛,一张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了,哼声喊道:“小六,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听到玲姐这话,虽然痛心。

  但相比玲姐的疼痛,我还是没管着她,直接朝着她的那处亲了上去。

  刚引上一口。

  嗯……玲姐就忍不住哼了一声,一双手更是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摆了摆头喊道:“不…不要,小六,我求你了,别…别弄我。

  ”我不管玲姐,继续帮她治疗。

  那一口口香甜滑入我的嘴中,看着玲姐不断摇摆的身子,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慢慢涌动了起来,这一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贪婪着玲姐的美胸,还是为玲姐治疗。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

  “不…不要!”玲姐享受着我,突然遭遇我的咸猪手,吓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拦我,可惜已经太迟了,我的手已经碰到了。

  玲姐显然有感觉了。

  啊……玲姐就不由的哼了一声,双手直接紧锁住我的脖子,喘着粗气道:“不…不要,小六,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呜呜呜……呜呜呜……玲姐喊着一下哭了起来,我浑身一颤,慌忙抽出手,离开玲姐的娇躯。

  “混蛋,混蛋。

  ”玲姐激动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六,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看着玲姐越哭越伤心,我也跟着心疼,伸手抱住她,贴着她耳边道:“玲姐,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帮你治疗。

  ”“治疗,那你也不能乱…乱碰呀!”玲姐哭着狠狠的又拍了我几下。

  虽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无助坐起来,只能再次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玲姐的胸,刚才引出来不少奶水,应该不会再出现胀痛了,就直接从床上起来道:“玲姐,你现在应该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刚要走。

  “你给我回来。

  ”玲姐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头看向玲姐。

  玲姐慢慢坐起来,拉了衣服挡住自己的胸,盯着我问道:“小六,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我一愣,苦涩的笑了笑,还能吗?我也不知道,其实自己这话也想问玲姐,回头看了看玲姐我攥了攥拳头:“玲姐,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回到从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当我是你弟弟。

  ”玲姐立马白了我一眼,羞红着脸:“我怎么没当你是弟弟,如果不当你是弟弟的话,我会让你帮我这样治疗吗?只是…只是你……”玲姐说着俏脸当即浮起一片红晕,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涩一笑道:“玲姐,对不起,是我没忍住。

  ”“唉!”玲姐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玲姐摆了摆手:“小六,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吗?”虽然我心里头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会永远失去玲姐,点了点头道:“嗯,你还是我的姐。

  ”玲姐立马乐了,也是重重点了点头:“小六,你就是我的弟弟。

  ”说完,玲姐主动张开手拥抱向我。

  我闻着她身上迷人的香味,体内顿时燥热了起来,知道自己跟她如果想要保存单纯的姐弟关系已经是不可能了。

  只是玲姐倒好像比较放得开,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感情,擦了擦眼角泪花,低声道:“小六,那…那你在帮我吧,这…这两天真的疼…疼死我了。

  ”说完,玲姐羞红着脸慢慢的往床上躺下,拉开那遮挡住衣服,那一对那处跳跃而出,好不性感诱人,还有那光滑的小腹,甚至能够看到那三角区,我体内立马再次燥热了起来。

  心底不由浮起一道苦涩的笑。

  玲姐呀玲姐,你这么漂亮,性感,又不是我亲姐,如何让我把你当成姐呀!当然我也怕再次惹了玲姐不高兴。

  收住邪念,趴下身子帮玲姐引奶,玲姐的娇躯就不由跟着颤动了一下,身躯摆了摆,嘴里发出一道哼声,更是刺激着我。

  我不由苦涩道:“玲姐,你…你让我不要多想,可你也不要诱惑我好吗?”“我…我哪里有,就…就是没忍住。

  ”玲姐被我说的也是一张俏脸通红,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

  其实我又哪里不知道玲姐不是故意的,可面对如此诱惑的娇躯,又有多少男人可以忍住呢?我只能强压着邪火,帮玲姐治疗。

  玲姐的哼声越来越大,喘息声也越来越大,身子扭动的更加厉害了。

  “啊…小六,我不行了。

  ”玲姐喊了一声,直接抱着我脑袋拉了下来,让我紧紧贴在了她的那处上,甚至她一双脚还缠绕上我的腰,整个人都贴住了我。

  好一会玲姐才缓下来,看着我一脸尴尬道:“小六,对…对不起,我没忍住。

  ”我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反正她们这些女人就顾着自己舒服,哪里会想到自己还难受着呢?当然玲姐不愿意,我也不想逼她。

  舔了舔嘴角,站起道:“玲姐,我走了,下次要是胀痛的话,记得找我。

  ”“哦。

  ”玲姐羞红着脸瞄了我一眼,对上我的目光又立马低下头。

  我苦涩一笑不再说话,正想要离开,玲姐忽然伸手拉住我,我疑惑道:“怎么了。

  ”“那…那个……”玲姐瞄了瞄我那,想要说什,可支支吾吾了半天却没说出一句话来,我看着玲姐的样子,知道她是关心我,笑着碰了碰她头道:“玲姐,我没事的。

  ”“可是……”玲姐刚还想着解释什么,咯吱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道开门声,跟着听到一道喊叫声:“小玲,我回来了。

  ”玲姐跟我听到声音都慌了起来。

  玲姐更是一下瞪起眼睛道:“啊,我老公回来了。

  ”听到玲姐的话,我也是吓了一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玲姐就拉着我手道:“小六,快…快躲进去。

  ”我直接被玲姐塞到了衣柜里。

  玲姐跟着也躲了进来,因为衣柜太小,玲姐的娇躯直接贴上了我身子,我不由缩了缩眉头,压着声音道:“玲姐,你…你也躲进来干嘛?”玲姐转头,我们两人的嘴唇直接贴在了一块。

  玲姐一下瞪起眼睛。

  咯吱……这会门就被推开了,就听玲姐老公嘀咕道:“这人呢?都去哪里了。

  ”听着那脚步声,我跟玲姐两人都不敢动,紧紧贴在一块,因为刚才匆忙,玲姐甚至连衣服都没拉上,那露肩装站起来,直接掉到了腿下,玲姐此时几乎全果的抱住了我。

  我感受着她身上的柔滑的肌肤,体内的浴火涌起,那里直接撑开了裤拉链跑了出来,玲姐幽怨的瞪了我一眼,但透过衣柜缝隙还能看到她老公在外头。

  玲姐也不敢乱动,压低着呼引声。

  只是我顶着她难受,她小心扭了扭娇躯。

  一动,立马感受到一股舒服感,撑的更大了,我那本来就比别人强大,这下反应起来,连内裤都兜不住了,一下跳了出来,贴上了玲姐的大腿。

  玲姐浑身骤然一颤,扭了扭身子,发出一声低哼,吓的我连忙抱住她,直接吻上她的香唇,那一抱我直接贴的玲姐更紧了。

  那里一下子到了不该到的位置。

  玲姐浑身一颤,双腿不由夹在了一块,一脸幽怨的看着我。

  我见到她神情,也是一脸无奈。

  咚咚……这会我就听到她老公出去的声音,我们也松了一口气。

  玲姐轻拍了我一下,低声道:“臭小子。

  ”我苦涩笑道:“玲姐,对(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不起,我这控制不住呀!”说着,我那又俏皮的动了动,玲姐立马哼了一声,喘息道:“那…你也要收敛一点,那…那顶的我难受。

  ”“玲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东西哪里说控制就能控制的呀!”我苦笑的看了看玲姐,望着她娇羞的模样,那小六子竟然反应更大了。

  玲姐也是一阵无奈,只能任由我顶着。

  越是看到玲姐这样的神情,我越是激动,忍不住动了一下,玲姐身躯不禁一颤,抱着我一下紧了紧手,两人贴的更近了。

  我感觉到玲姐浑身一颤,怕她怪我,连忙转移话题问道:“玲姐,你孩子呢?”“早上我…我抱她外婆家玩了,还…还没抱回来。

  ”这会玲姐的喘息声变的越来越粗重,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一张脸憋的一种通红,我不禁更加激动起来,紧紧的抱住玲姐的娇躯,直接朝着她吻了上去。

  我们两人本来贴的就很紧,彼此都闻到彼此的呼引声,这下我亲上去,玲姐根本避无可避,碰触上玲姐那妖娆的红唇,玲姐顿时瞪起眼睛,刚想推开我。

  嗒嗒……他老公又回到了卧室。

  我们两人都吓了一跳,不敢乱动,我吻在玲姐的香唇上,轻轻撬开玲姐牙根。

  玲姐开始还紧闭着牙根。

  我一手碰上她时候,玲姐浑身骤然一颤,牙根打开了,让我成功吻上,开始亲吻着她。

  玲姐起初还有些拒绝。

  但在我主动下,开始生涩回应着。

  我底下也是忍不住开始轻轻运动着,虽然不能尽兴的舒服,但能够抱着玲姐,靠着她的双腿,也算一种满足了。

  我抱的玲姐也越来越紧了。

  玲姐摇晃脑袋带着哀求的眼神望着我,然而一切却根本躲不开。

  她老公就在外头。

  要是刚没躲进来的话,或许还有办法以催乳的名义解释,现在躲着我们要是出去的话,要是她老公能够相信才有鬼。

  我真没想到玲姐一直拒绝我。

  却在这种环境之下,让我能够享受她的娇躯,虽然不算真正享受到,毕竟玲姐还穿着内裤,我没办法进去,但能够这样抱着,感受着,我也满足了。

  这一切还真的多亏了她老公突然回来。

  要不然我哪里有这么个机会。

  “这去哪里呢?”玲姐老公也不知道在外面干嘛?低估了一声,随后就出去了。

  砰……我们听到关门声。

  一下子彻底放开了,我直接一动,玲姐啊的喊了一声,整个人往后扬去,我贴着她身子跟了出去,好在衣柜距离床铺比较近,玲姐正好倒在了床上,我整个身子也压上了玲姐的娇躯。

  嗯……玲姐娇哼一声喝道,腿窝子一下夹紧。

  我也是一股舒服感涌动上来,整个人直接紧紧的抱住了玲姐。

  玲姐也是紧紧的抱着我。

  良久后,我们才分开。

  玲姐看着我,一张俏脸通红不已,想要说什,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我也挺尴尬的。

  虽然我们不算真正的做了,可两人刚才都达到了巅峰。

  “玲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了看玲姐裤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毕竟刚没忍住。

  玲姐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没说话,而是起身去浴室里面洗澡。

  我想着跟着一起进去洗,但又怕玲姐怪我。

  只能用纸巾擦了擦。

  玲姐也只不过简单的洗了一下就出来了,催促我道:“小六,你快点走吧,待会我老公回来看到就不好了。

  ”其实我也担心玲姐老公突然回来的,点了点头,正打算走的时候,回头过去看着玲姐妖娆的娇躯,吞了吞口水道:“玲姐,下次给我好吗?”“好啦,快点走,下次再说吧!”玲姐推了推我。

  脸上并没有生气的表情,这让我大喜,看来下次真的有机会得到玲姐了。

  二十多年了。

  自己从未发现过如此迷恋过玲姐。

  更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跟玲姐在一块,想着心里就是美滋滋的,哼着小曲一路回到店里头,到店里头一看,我却没见到郭小欣那小妮子在看店,还把店门给锁上了。

  我不由缩了缩眉头,这小妮子去哪里了呢?让她帮忙看个店,还把我店给关了。

  我摇了摇头,也没多想掏出钥匙打开门,刚开门,我就听到一道哼叫声,那美妙的叫声,我刚在玲姐那体验着,自然太熟悉了,这是啥声音呢?一下子竖起了耳朵。

  这声音是从我治疗室传出来的。

  难道郭小欣那小妮子没走,而…而是在我治疗室内那个……想到这,我瞪起眼睛,心跳也跟着加速了,蹑手蹑脚的就朝着治疗室走去,轻轻一推门,就被打了,里面春色立马展现出来,只见郭小欣衣衫不整的躺在我那治疗病床上。

  手上不停地动着,嘴里不断发出轻哼声,一副享受的表情,对于我进来全然不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7511.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5224.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5416.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3056.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7567.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1310.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1612.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2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