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uk tuk patrol,新手必看

 他家门开着,门槛还站着个人,正四处张望。

  三斤仔细一看,是晓东媳妇!“这女人,大晚上的站门口干嘛?蚊子这么多,难道大姨妈几个月还没来,嫌血多了,找点蚊子放放血?”  离的近了,晓东媳妇也看到了陈三斤,扭头向屋里看了看,似乎是在看晓东有没有发现他,冲着陈三斤指了指自家后窗户,然后进屋关门。

  这下陈三斤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这女人对这事还真带劲了,站门口等着自己来看她被他男人睡……  陈三斤稍微转了会,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奔着晓东家屋后走去。

  脚步很轻,心跳很快,只能听到虫叫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刺激!竟然让自己遇到了这种事,有人的媳妇邀请自己去看自家男人睡她!这种事想想就让人血脉喷张!屋里晓东媳妇正和晓东搂抱在一起,晓东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着,很快就扯开了她的衣襟,那高耸的柔软顿时跳了出来!趴在窗下偷偷看着这一切的陈三斤,猛地瞪大了双眼,只感觉小腹冒起了一团火。

  那高耸的柔软,在晓东那双大手下,不断变幻着各种令人遐想的形状。

  正当陈三斤无比眼热的时候,晓东直接一把扯下她的裤头,露出了两条雪白的大腿,将她按在床边,火急火燎地站在她屁股后面,双手扶住了她的柳腰……  “媳妇,不行啊!!咋就硬不起来了呢?”可正当陈三斤看得正带劲的时候,晓东突然耷拉着个脑袋说了声。

    “胡说,咋就硬不起来,我看你下午不是跟铁棒似的的嘛!我来看看!”  陈三斤挺替晓东悲哀的,这做男人做到这份上,够失败的。

  此时的陈三斤很想助人为乐一番,但晓东不会同意。

    晓东夫妇两折腾研究了半天也没啥进展。

  陈三斤感觉很无聊,本还以为能爽一把,看来是没戏了,正准备抬脚走人呢。

  屋里传来晓东媳妇的声音。

    “晓东,你等一下!”然后就听见脚步声。

    “来,晓东,把这套上!”晓东媳妇的声音。

    “这……你这干啥呢?拿套-套干嘛啊?都老夫老妻的了还用的着这嘛?拿就拿呗,还拿个用过的!”  “啥用过的,是我刚刚给扯开的。

  你带上,试试看行不!”  在晓东媳妇的强烈要求下,晓东还是带上了那个疑似用过的套-套。

    “我说媳妇,你这啥牌子的?咋戴上去感觉火辣辣的?嗨……你别说,我这二弟还真起来了!”晓东显得很是兴奋。

    “行了,快点,别让老娘等急了。

  ”晓东媳妇的声音显得急不可耐。

    “哈哈哈……媳妇,看我晓东今天晚上大发神威,非弄死你不可!”  两人哼哼呀呀,弄的没完没了。

  听的窗户外的陈三斤心神摇曳。

  壮着胆子抬起头,贴在窗户旁边朝里面瞅去。

    “嗨,这晓东还真搞起来了。

  这都十几分钟了,也没变软蛋啊!难道村里人真的是谣传?不管了,妈的,这晓东媳妇真白,那那里跟何绣花差不多。

  ”看着看着陈三斤手就不由自主的拆进了裤裆里。

    “哎呀,媳妇,不行了!我这怎么感觉这么辣啊?而且还疼!不对劲啊!”晓东最终还是没设出来,表情有点痛苦,爬了下来,翻弄着下面,一阵龇牙咧嘴。

    可那晓东媳妇明显还未满足,自个伸出手来不断的扣弄着。

  而且还把脸冲着窗户,看着三斤的方向,口中呢喃,“来,来……快点!”  三斤只感觉脑门发热,一股热流直冲头顶“这晓东媳妇让我来看晓东日她,绝对是要勾引我!”  但随后的一件事,立刻就让陈三斤同志如同坠入了冰窟窿里面。

  差点没吓死过去。

    就在三斤看着晓东媳妇的身体,专注的搓弄着自己的时候,窗户的另一边飘出一道身影。

    头发很长,遮着个半边脸,一身白衣,没有一点声音,是个女人!  陈三斤一屁股跌倒地上,吓得魂飞魄散。

  天黑看不清对方的脸。

  但陈三斤也不敢说话,也不知道是人是鬼!陈三斤感觉浑身冰冷,四肢使不上丁点的力气。

    那人影动了!从窗户边上悄悄的露出半个脑袋,向屋里张望着。

  屋里的灯光设出来,打在那张脸上。

    陈三斤一看,好玄没气死。

  但随之心又沉了下去。

  透过灯光,陈三斤看清了那张脸,那张脸很漂亮。

  陈三斤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啃两口。

    是人不是鬼!那这人是谁?正是陈三斤刚刚遇到的陆彩凤!  屋里晓东鬼叫着,一个劲说下面疼的不行,又辣又疼!  陈三斤不敢说话,呆呆的看着陆彩凤。

  陆彩凤只是看了几眼,就把目光挪了出来,愤怒的看着陈三斤。

  然后两人悄悄的离去。

  回到三(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斤家鱼塘的小屋子!  “陈三斤,你大晚上的跑人家窗户口偷看人家和媳妇,你还说没去干坏事!”陆彩凤像审问犯人一样。

    “我……那个……”三斤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大喊冤枉,这都哪门子事,不是自己想去看啊,是人家媳妇邀请咱去看的。

  这不犯法吧?但这事说给陆彩凤听,陆彩凤能相信嘛。

  三斤是有苦说不出。

    “看你就不像个好东西!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流-氓!”陆彩凤看三斤不说话,跟着逼近。

   三斤很憋屈,心情自然也就不好了,小声嘀咕着,“你恨啥流氓?流氓又没把你上了!”  陆彩凤一听,凤目怒视,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陈三斤啊陈三斤,你,你不可救药了你!原本听村里人说你不是个好东西,我还真以为是别人毁你名声。

  可现在让我逮着了个正着,你还解释什么?”  三斤想死的心都有了,“小凤,我要是说我去偷看人家上媳妇是有原因的,你信不?”  “呵呵,偷看还有原因?除了你心里那点流-氓思想在作祟,还能有什么原因,我给你机会说,看你能跟我瞎掰个什么出来。

  你要是不能说清楚,我就把这事告诉我爸,把你送局子去。

  ”  “别别别……小凤,你千万别说。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无奈之下,三斤只能将中午遇见晓东媳妇的事通通的说了出来,然后某些细节该添加的添加,该删除的删除。

    陆彩凤听的目瞪口呆,傻眼了!  “三斤,你……你不是在诓我吧!你说的是真的!”  陈三斤一看陆彩凤不信,当时就急了,一把抓着陆彩凤的手,“小凤,我说可都是千正万确啊。

  真的是晓东媳妇那搔女人让我来的,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让我阳-痿。

  ”  陆彩凤一时半会头脑没转过来弯,这都哪门子事!  “陈三斤,这事到现在都是你一个人在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没有!”陈三斤下意识的摇摇头。

  能有什么证据,现在把晓东那媳妇给掐过来,然后让她把事情给说清楚,可能吗?换了谁都不会承认。

  那不是搁自己脸上写上“”两个字嘛!  “那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自己的话是真的?”陆彩凤接着问道。

    陈三斤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哼……陈三斤,我看你就是一银贼,所有的事都是你胡乱编出来的。

  哪有这么荒唐的事。

  证据你没有,让你想办法证明自己青白,你也做不到,你就是在狡辩。

  ”陆彩凤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明显的语气要柔和多了。

    陈三斤其实挺郁闷的,自己就是偷窥了又如何,又不是偷人,更不是偷她陆彩凤,这陆彩凤还非得跟自己较劲。

    陆彩凤忽然瞄了陈三斤一眼,出声道,“其实也有办法证明你说的事是真的,虽然只能证明一部分。

  ”  陈三斤眼睛一亮,急忙道,“啥办法啊?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不要把这事告村长说就行。

  ”  陆彩凤忽然变的扭捏起来,很是害羞的模样,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下陈三斤更急了,好不容易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死妮子还支支吾吾不肯说,可把自己急坏了。

  “啥办法,小凤你倒是说啊!”“你,你不是说,说你的大嘛?如果你能证明你的大,说明你就没在胡扯!”说完这话,陆彩凤的头直接垂到了胸口。

    陈三斤眨巴眨巴眼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陆彩凤这是啥意思?难不成也是欠-好的货?我靠,这么水灵的白菜,又是个大学生,没准还是处呢,还等个啥?  呼啦一下,陈三斤直接连裤衩一下子全给脱了,“小凤,这就是我的清白!”  “啊……流-氓!”陆彩凤羞的满脸通红,双手捂住了脸。

  但好奇心使然之下,还是从指缝间偷偷看了几眼,越看就越想看。

  “妈呀,这是驴吊吧?”  陆彩凤的一声尖叫,吓的陈三斤赶紧将裤子提了起来。

    “我说你这丫头瞎叫唤个啥啊,刚不是你要我证明给你看到嘛?看了你又喊我流-氓!”陈三斤很不爽,有种被人给玩了的感觉。

    “你个死流-氓,我又没说我要看,我让别人替我看不就行了嘛?”陆彩凤见陈三斤提起了裤子,挪开了捂着脸的手,满脸通红,看的陈三斤心猿意马。

    陈三斤想想陆彩凤说的也是。

  她不看,让别人看不就得了。

  怪自己太心急于澄清自己,外加点银秽思想作祟,反而做的有点鲁莽了!  “我要回去了!陈三斤,这事我不说出去!我暂时算是相信你的话了!我先走了。

  ”  陈三斤看着陆彩凤远去的身影,心中暗爽,“相信我的话?相信我的鸟还差不多吧?”  “这陆彩凤不是都回家了嘛?怎么后来又跑回来了?估计还是不相信我,跟踪了我,奶奶个球滴!” 陈三斤四叉八拉的躺在床上,精彩的一天啊!嘴角挂着笑容,三斤沉沉的睡去了。

    东方破晓,新的一天来临!三斤撑了下懒腰,习惯性的将手向裤裆摸去。

  这一摸,可把三斤的魂都给摸掉了。

  他陈三斤“年芳”二十六,守身如玉,至今处男,每日早晨起来惯例的一柱擎天,可是今天,手一搭上去,软不拉叽,抖着跟面条似的!  “咋啦?咋就不行了呢?”三斤急的满头大汗,这玩意要是不行了,那这辈子可就真玩了,老婆可以没有,但绝对不能不行啊!三斤急的都要哭了。

    一开始以为只是没有例行每天早晨的一搏,可是现在扒拉了老长时间也没见有啥动静。

  “怎么办?怎么办?”三斤彻底没了招,啥办法都想过了,就是不能让它站起来。

  想想以往的雄风,三斤心里就凉透了。

    “哎,这下子省心了,媳妇不用娶了!”三斤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头,一坐就是一上午,心里空荡荡的。

    “三斤,回家吃饭啦!都中午了咋还不回家?”张爱青的声音。

    “哦,知道了!”陈三斤有气无力的应道,可是半天没动弹。

    张爱青觉得奇怪,“唉?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每天来喊吃饭的时候,奔的跟兔子似的,一溜烟就跑到家了。

  今天怎么半天都不见个动静?听声音也不对劲。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张爱青推开门一看,陈三斤正坐在床头上,眼里有着迷雾,整个人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没半点精神头。

    “我说三斤,你这是咋啦?”  陈三斤头也不抬,“没事!”  “没事你咋不回家?快,回家吃饭。

  你爸今天特地去乡里打了几斤排骨,给你煲了锅汤。

  老家伙懒得上心一会,走,跟妈回家吃饭去!”  陈三斤感到很意外,没想到陈诗文会亲自给自己煲汤。

  但现在三斤关心的不是这事。

  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面呢!心中暗叹,“二弟啊,你可不能有事啊?老子还是处男呢。

  你不能让老子把这处男的名头背进棺材哦!”  一路上,没精打采,走路都感觉脚底发飘。

    还没进家,三斤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飘了出来。

  陈诗文正在锅灶上忙的不亦说乎呢!陈诗文一看陈三斤回来了,笑眯眯的道,“来,吃饭吧,看看我给你煲的汤怎么样!”  三斤一愣神,半会没反应过来。

  两人昨天还吵的跟杀父仇人似的,这陈诗文怎么说变就变了?不像他的性格啊?而且陈诗文很少对三斤说“我”这个字,一般都是以老子自居。

    陈诗文的诡异变化冲淡了三斤心中的忧伤,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三斤,多吃点!咋不动筷子啊?我陈诗文虽然其他的不行,但是这厨艺可是一流的啊!”  三斤莫名其妙的看着陈诗文,心中迷糊着呢。

  心中暗道,“这老头子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自称“陈诗文”?从来没有的事!难道昨天他跟我说的话都是真的?真的决定改过自新了?”  三斤从未正面喊过这个父亲一声爸爸,都是以陈诗文相称,可真当陈诗文在他面前以陈诗文三个字自称的时候,三斤的心如同被人狠狠的给绞了一下,这种感觉很苦,很酸!  拿起筷子,夹了块排骨塞进嘴里。

  陈诗文的巨大变化暂时性的让三斤忘记了二弟带给自己的痛苦。

    陈诗文看了三斤半天,眼神闪躲,想说什么,但又害怕说错了什么,最终还是没憋住,小心翼翼的问道,“三斤,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语气很急切。

    三斤看着陈诗文,没说话。

  他从陈诗文中看到了一种叫做关心的东西。

    “三斤?三斤?你倒是说话啊?”陈诗文眨巴着眼睛看着三斤,三斤越是不说话,陈诗文心中就越是担心。

    “爸,我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尝到被父亲关心的滋味!”陈三斤淡淡的说道。

    陈诗文抿了抿嘴,心里肯定也很难受。

  孩子的一句话,让他感觉到了自己这个父亲做的不称职。

  “是啊,这么多年了,我除了吃喝玩乐,给了孩子什么呢?给了家里什么呢?一个男人做到这个份上,还能算个男人嘛!”陈诗文低下了头,他没有资格抬着头对着母子两说话。

  陈诗文看着地面,回想着过往的种种,他悔恨,深深陷入了愧疚之中。

    一张温热的大手拍了拍陈诗文的肩膀,一碗喷香的排骨汤放在了陈诗文的面前。

  “三斤,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多赚钱,给你风风光光的娶个大胖媳妇回来。

  ”陈三斤很欣慰,家里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温情的感觉了。

  “三斤,快吃饭,吃完了,咱父子两出去走走,散散步!”多年的隔阂一朝打破,陈诗文心中舒畅,他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爱青,你也快过来吃!”

见她这样,江小鱼就没脾气了,心说喵了个咪,看来不让丽霞姐当上村长,就别想跟她有什么进展了。

  想到这里,他这货就暗下决心,还是要努力赚钱,涨大实力,等够得上手的时候,直接给丽霞姐一个惊喜。

  像买衣服、送东西这种小恩小惠,王丽霞不上当的。

  心里有了计较后,两个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旅社。

  江小鱼趁王丽霞没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给旅社的大姐。

  跟她耳语道:“老板娘,帮帮忙,你就说只有一间空房!”那大姐见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应了。

  回头江小鱼征求王丽霞意见:“媳妇,这家旅社只有一间空房哦!”旅社大姐赶紧接茬道:“里面有两张床哦,你俩情侣,开一间房天经地义,干嘛要两间哦?”“要不再找找?妈呀好大的雨!”王丽霞想想附近没有别的旅社,雨还下大了,她就一跺脚道:“懒得找,一间就一间吧!”“帅哥美女,你俩看着好般配哦!”“谢谢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兴隆哈!”江小鱼带着王丽霞,屁颠屁颠的来到房间。

  进去一看,哪有两张床,就一张大床摆在那里。

  见状,他这货偷着乐,心说喵了个咪,大姐够意思!王丽霞进来却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鱼,只有一张床,这怎么睡呀?”“丽霞姐,你看这么大的雨,大姐又说了,只有这一间,那就凑合呗!”小鱼脑子里被王丽霞的磨盘占据着,心里蠢蠢欲动。

  惬意的往大床一倒,还美滋滋的打个滚。

  不曾想,王丽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来,不客气道:“小鱼,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尽!”“虾米?违背妇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来吧!”他这货心说,娘西皮,这不是开玩笑,万一丽霞姐动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无事,翌日一大早,两个退了房,迎着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鹭村。

  两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江小鱼一蹦蹦入家院门,蔸眼就见那个厂妹丁婉,正勾着杨柳腰,在井台前帮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来啊?”江小鱼哭笑不得道。

  “小鱼哥,你看病不收钱,我帮你洗衣服是应该的!”说起丁婉,这也是个贫家女,但是呢,她性格开朗,逢人就一脸甜笑,还有俩甜酒窝,很是讨人喜欢。

  “那就辛苦你。

  ”江小鱼把买来的三七和重楼种子,还有菜种,逐一放到客厅。

  然后骑着三蹦子,上香秀娣家还车。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个人吃早点,见江小鱼回来,欢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点!”女人煮了瘦肉汤、小米粥还有一盘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个劲地催着他吃完。

  江小鱼吃得饱饱的,打了个饱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着他不让走,笑着盘问他道:“你这小子,昨天进城卖菜,不叫上我。

  我问你,你一车菜卖了多少钱?”“报告秀娣嫂,我是卖给一家大酒店,单价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两百斤,你说多少?”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卖了两万四?小鱼,我家也有半亩神田,你帮嫂子卖!”香秀娣一看这么赚钱,顿时就像打了鸡血。

  “这个没问题,等我再拉货进城,一定喊上你!”倏尔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进内室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上了一条大红的吊带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围,江小鱼咕咚,涎水横流,心里像有爪子挠他,痒痒得不行。

  香秀娣撞见他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进了内室,嗔的道:“小鱼,你再帮我看看病!”江小鱼得儿一声,一蹦蹦进内室道:“秀娣嫂,治疗过了,还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着他道:“不疼了,我怕没断根,你再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江小鱼一点头,忙是仔细的检查起来。

  完了他这货起身道:“没啥问题!”“真没问题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恳求道。

  她心说,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样病,再生一样病,就有理由找小鱼治。

  “不用了,是真没问题。

  你不放心,可以去医院做彩超!”“我不去医院,只听你的。

  你说好了就好了!”倏尔地,香秀娣就浓桃艳李的道:“你嘴角有东西!”一转眼,香秀娣就主动吻了起来。

  吻了好几分钟,江小鱼怕突破防线,脚底板抹油,蔸头就走了出来。

  一路绿柳夭桃到家,发现黄玲还有那个付严杰,商量好似的,都来了。

  两个看到江小鱼,顿时就像看到了金远宝,抢似的扑上前。

  一个道:“你的菜卖完了,给女儿看病吧!”一个说:“大兄弟,我媳妇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时候给我媳妇看病!”这时,丁婉帮他把衣服凉在晒衣杆上,忙完了也抢上前道:“小鱼哥,我爸天天在家里骂人。

  你再不帮忙治,我要疯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个病人,这仨都哭着喊着要看(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

  这下江小鱼灵机一动,想了个主意道:“要不这样,你们抓阄。

  谁抓到就给谁看,怎么样?”“行,行哦!”见仨个人忙不迭点头,他这货就回房,取三张纸,其中一张写上字。

  然后三张纸揉成团,拿出来道:“开始抓阄。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个人就分别抓了一团纸,就听丁婉欢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乐利红,黄欣和付严杰都一脸失望,这俩就闷闷不乐归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鱼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发病,见人就骂,骂得好难听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栋泥瓦房,不过屋内铺了水泥地板,比小鱼家好一点。

  进门就传来乒乒乓乓的打咂声和大骂声。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个善良豪气的中年大叔,近几年因为际遇不顺,媳妇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为怪异。

  后来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复中心治疗,三进三出,治好不久就复发。

  “小鱼哥,你听见了没,像我爸这种情况,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着他道。

  “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你爸打过人没?有没有自杀自残这些行为?”江小鱼一来到丁家的院内,就看到院内弥漫着一股很重的煞气。

  所以,他这货怀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应该是枉死鬼上身。

  “他从来没打过人,没有自杀自残过,就只会骂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来给他看。

  “小鱼哥,你看我身上,没啥伤口吧?”“好,我再问你,你是几点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点出生的哦,小鱼哥怎么啦?”丁婉大为紧张的看着他道。

  “正午十二点阳气上升到顶点,这个点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阳之体。

  这就好解释了!”他这货满是一副原来这样啊的表情。

  “小鱼哥,怎么了?”“你爸应该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种!按道理,家里有煞气,你会感觉到。

  但是你没有,因为你是至阳之体!”“虾米?小鱼哥你别吓我哦!那你会不会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听家里有鬼,吓得簌簌发抖。

  “放心,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会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帮它解决,它是不会投胎的!”说着,江小鱼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请神。

  “小鱼哥,要怎么解决呀?”丁婉着急上火道。

  “这个容易,不过要今晚十二点子夜时分,我把这只枉死鬼请出来,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这货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来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吓得都不敢进屋。

  “额,晚上十一点半我就过来。

  你是至阳之体,脏东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吓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鱼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来我家好不好?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呀!”见丁婉吓成这样,江小鱼就一点头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鱼哥,上我家吃晚饭,我炒拿手的红烧肉给你吃!”丁婉见江小鱼离开,她也是脚底板抹油,吓得回厂上班去了。

  再说江小鱼。

  这货得啵到家,前脚进门,后脚开超市的大浪就闪进来了。

  “小鱼,过来过来,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好好的笑一声!”大浪进来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脸一把。

  “神马好消息?”“是恶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凶的,打从你收拾了她儿子,她就变老实了。

  你猜怎么着,昨晚上那婆子提着一大箱牛奶还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给我又是赔礼又是磕头,好话说了一箩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恶霸腔的娘来求我,她知道我跟你关系好,想让我出面游说你,让你帮他儿子治病!”一听是这事,江小鱼摇头如拨浪鼓道:“虾米?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着当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还想我帮他看病,做梦呢!”“小鱼,我看他娘挺有诚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发了毒誓,说只要你治好她儿子,她们家就搬出白鹭村,以后改邪归正,绝不作恶!”大浪眼巴巴的看着江小鱼道。

  “大浪,听你的意思,你答应她了?”江小鱼愣了愣。

  “我哪敢答应,这不要经过你的同意嘛!”大浪说着说着,就浓桃艳李的吻了上来。

  江小鱼推开她道:“大浪,我听你的意思,你是很乐意哦!跟我说实话,老太太除了送东西,是不是还送钱给你?”“小鱼,你听我说——”大浪就把他亲哥的儿子上大学学费没着落一事告诉了江小鱼。

  从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实很早就双双过世,她是亲哥带大的。

  “我想报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万元!当然,不管怎样,是恶霸腔撬走了吴玲,你如果不同意,这钱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着江小鱼说道,从她近乎恳求的目光看出来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点个头。

  “大浪,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虑考虑!”江小鱼心说娘西皮,恶霸腔现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鹭村少了一个村霸,还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无异是放虎归山。

  “嗯,你啥时考虑好了就告诉我!”江小鱼就回房换衣服,准备上山种药材。

  不提防大浪跟进了屋,她见有个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来。

  “小鱼,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大浪就吻上来,痴迷的道:“小鱼,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江小鱼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小鱼,帮帮我!”

  许多单身女子来看我,是因为爱上有妇之夫。

  她们多半不知不觉地当了第三者,但有圆满结局的外遇并不多见。

  当她痛到不能再痛,自行离开,或那男人出尔反尔地结束婚外情。

  我通常不加以评断,只是听着她们诉说心痛的故事,陪她们走一段破碎新生的疗愈之路。

    在我十多年心理诊断的经验里,极少数的第三者最后能被扶正。

  婚外情里的小三不敢与朋友们谈论这段感情,得到的情感支持远低于元配,倍感孤立,更加依赖外遇男人,最后身心俱疲。

  她们放不下的,不见得是那个男人,而是自己过度付出的情感。

    她们多半具有竞争型人格,别人有的,她也一定要有,总要在竞争过程中获得成就感,喜欢赢的感觉。

    哪些人容易成为小三?  ①、自恋的边缘性人格:  少部份拥有边缘性人格的女人,可说是天生的小三。

  三种女人容易做小三 “错爱”如何抉择  她们相当自恋,总希望自己是舞台上的焦点,平常人际关系不稳定,于是在感情世界中找寻肯定与成就感。

    ②、没有自信又缺父爱:  在成长过程中,对自己没有信心,且缺乏父亲关怀的女生,长大后也容易成为小三。

  一来自己不懂得拒绝,二来缺乏自信。

  一(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旦遇到有人追求,即使对方已是有妇之夫,她也会义无反顾地投入,享受赢的快感。

  由于从小较缺乏关爱,长大有能力后,她会积极追求寻自己想要的关注。

    ③、迷恋职场中的权力:  部份初至职场的小女生对于职场的权力、地位会有些迷恋,如果主管前辈是已婚成熟的男性,在指导的过程中就可能跨越正常关系,不自觉地成为小三。

    真的有想分却分不掉,想走却走不开的恋情吗?  请相信,选择权永远在你手上,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走开、离开一段不合适的关系。

  即使这段关系让你感觉美好,但如果伴随而来的怀疑与不安,远远超过甜蜜,如果它带来的是压力、焦躁不安而非自信、愉悦自在,请慎重考虑这段关系,问自己:他真的是那个对的人吗?这段关系有未来吗?你们两个的目标一致吗?三种女人容易做小三 “错爱”如何抉择  许多人明知道我俩没有明天,却仍然陷溺其中,其实是因为不愿意看清事实,痴想对方总有一天会改变,因此对现况妥协,有些人花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认清事实。

    说不并不容易,但我们的心要空出来,那个对的人才进得来。

  一旦知道离开对自己比较好,愈快分手愈好。

  谈分手时,态度要坚定,只需告诉对方你的决定,不必详述理由,但可以用具体的例子感谢对方过去的付出,留下优雅告别的身影。

    爱错了人懂得及早抽身,也是亲密关系里要学习的功课。

  有时候,我们必需很坚强,才能守护自己的柔软心;有时候,我们必需很绝情,才能坚守自己真正想要的爱情。

  大陆网络人气作家多多说。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3401.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4773.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3227.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5850.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1591.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4445.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2186.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5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