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v hitomi,新手必看

我肚子是真的疼的厉害,所以便立刻进去了,好在好像只是拉肚子而已,应该不是什么严重的大病,拉了两次肚子之后,我稍微舒服一些,只不过也有些虚脱了。

  我回床上躺了一会儿。

  俊杰一直都在打游戏,那打游戏的声音太吵了,我有些睡不着,于是我对俊杰说,“俊杰,你可不可以把游戏的声音关小一些,我实在是不是很舒服,想睡一会。

  ”“媳妇,你没事吧?关小了,我听不见,要不你去外面沙发上睡一会儿吧?”我一听,心里冷了半截。

  这俊杰为了游戏,连我在房间里睡觉都不管不顾了。

  我都已经跟俊杰说了,我不舒服。

  当即我的心里面就哇凉哇凉的很难受,也不跟俊杰说话了。

  俊杰不喜欢戴耳机玩游戏,我是知道的,戴着耳机会有束缚感,很不舒服,一直以来,我对这件事情也是比较容忍的,但是我今天是真的不舒服,所以希望俊杰能够让我一下。

  没有想到俊杰还是这个样。

  我抱着被子跑到了客厅沙发上去睡。

  表哥看到我睡在沙发上,皱着眉头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如实回答了,说是俊杰在里面打游戏。

  声音太吵了,我睡不着觉。

  表哥一下子就发火了。

  叫俊杰出来,并且勒令他不许再打游戏。

  俊杰心里面可能是不太舒服的,但是表哥的话,俊杰一向是听的,所以还是恋恋不舍的关闭了游戏。

  我又重新回到了床上。

  俊杰用埋怨的眼神看着我。

  “媳妇你怎么跟我表哥打小报告?”“谁给你表哥打小报告了?不是(故事网),你叫我睡到沙发上去了吧,睡到沙发上,咱表哥能不看到吗?”俊杰哑口无言。

  不过他也听了表哥的话,没有在打游戏。

  我稍微在床上躺了三个小时,睡了一会儿,身体倒是舒服了不少,晚上表哥叫我吃饭。

  坐上饭桌,吃了一会儿饭,今天表嫂做了很多丰盛的菜,有辣子鸡丁,油爆虾,蒜蓉扇贝,还有一些家常菜和汤。

  因为是过年所以家里面气氛也还是不错的,表哥和俊杰,两个人还一起喝了点小酒。

  酒过三巡表哥说道。

  “芳芳嫁到我们家来也已经有好几年了,我一直也没有给她买过什么东西,今年我准备给她买个金镯子吧,就当是大哥送你的礼物。

  ”一个金镯子也得五六万呀,一下子收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赶紧拒绝,我都已经和表哥他们是一家人了,就买五六万的镯子,是划不来。

  “不要了,大哥这个礼物太贵重了些。

  ”“那怎么行?”经过一番推辞之后,表哥还是坚定的,坚持要给我买。

  一旁的表嫂说道,“你这老东西,给芳芳买这么贵重的礼物,倒是也没有想过我啊,这十几年结婚以来也没给我买过什么像样的东西。

  ”包括脸上带着笑意,我看表嫂像是开玩笑的,但是表哥听了之后,心里面好像却不是滋味的,放下酒杯之后就回房间。

  表嫂觉得一阵郁闷。

  “这老头子,给芳芳买东西也是好事情,我只不过是开玩笑,讲了几句,怎么就装着生气回房间了。

  ”我也不再说什么。

  吃完饭之后,俊杰又回房间打游戏去了。

  表嫂正要收拾碗筷呢,我连忙抢下了洗碗的工作。

  这表嫂烧饭烧了一下午了,怪累的,这个时候我已经舒服了不少,晚上洗碗还是由我来吧。

  洗完碗之后,我回了房间。

  俊杰竟然没有在打游戏,看到我回来了,扑在了我的身上。

  “媳妇……”看到俊杰那个样子,我就知道今天要做什么,但是我今天真的没有心情。

  特别是今天下午的时候,俊杰这副姿态,让我觉得很郁闷。

  竟然不管我的身体,只管着打游戏游戏能当饭吃吗?所以我今天晚上绝对不会答应俊杰。

  俊杰凑过来的时候,我就把他给推开。

  “让开!”俊杰被我推开之后,又重新凑了回来。

  “哎呀,媳妇,你干什么要把我推开,我就没几天就要走了!还不趁着机会多来几次?”“我才不要!”这样我心里面也特别的狠,看到俊杰,眼睛都红了,我都没有原谅他。

  俊杰也十分的郁闷,只能自己用手给解决了。

  但是这一刻我有什么关系呢。

  是俊杰,今天先惹我不开心。

  不过被俊杰这么一搞,我心里面也很不是滋味。

  特别是今天表嫂说的话,为什么表哥生气了,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难道表嫂只是借着开玩笑的话,说的话是真的啊?难道表嫂发现了些什么吗?我不敢再想下去。

  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过年的时间其实是非常的短暂的,今天有亲戚来,明天要去亲戚家,所以俊杰很快又要回去了。

  在家里面又只剩下了三个人,我表嫂和表哥。

  自从那一日的事情之后,表哥就很少再与我说话。

  我有的时候趁着表嫂不在家想找表哥说话都没有什么机会,表哥好像态度对我也冷淡了很多,我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是表嫂真的发现了。

  表嫂是一个非常喜欢旅游的人。

  这不刚到3月份,表嫂又报了一个去澳大利亚旅游的团。

  一共出行要十天。

  我实在有些受不了表哥对我的态度了,因为我是很想念表哥的,我一直都想跟着他说话,但是表哥每一次回家了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我也不好意思去敲门。

  但表嫂去旅游之后,这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门口的鞋,就知道表哥已经回来了。

  我切了水果,敲响了表哥的房门。

  “怎么了小芳?”我敲了几扇门之后,听到了表哥的声音。

  “哥哥,我给您贴了一些水果,现在天气寒冷,您要多吃一些水果,补充水分。

  ”“我不吃,你自己吃吧,谢谢。

  ”表哥的态度会如何?但是却比以前又多了几分疏远。

  被拒绝了,我在原地站了几秒钟之后,一咬牙,直接推开了门。

  表哥看到我走进来了,一愣,没有说话。

  此刻表哥正坐在座位上面。

  “小芳不是都已经跟你说了,我不吃吗?你怎么还给我送进来了呢。

  ”表哥摘掉了老花眼镜问我。

  我听到这样的质问,顿时心里面一酸,觉得委屈的很呢,于是便站在原地不说话了,手中拿着果盘,手还有些微微颤抖。

  “小芳,你这是怎么了?我又没说你什么,怎么还哭起来了?”表哥连忙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看到我哭一瞬间,好像也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呢。

  表哥拿了张餐巾纸,走到我的边上,递给我,让我擦擦眼泪。

  我赌气没有接,于是表哥便拿着餐巾纸,犹豫了一下之后,帮我擦掉了眼泪。

  “你这是怎么啦?我只是不吃水果而已。

  这些天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在吃水果我就该拉肚子了。

  ”“哥哥,你这些天为什么总是不理我?”“我哪里有不理你?”“你还说没有?”我看着表哥。

  “真的没有不理你,最近这段日子,我们医院里面也比较忙,这不正好,你嫂子她身体也不是很舒服,所以我便把心思多花在了你嫂子的身上。

  ”我刚才也只不过是赌气而已,心中有些委屈罢了,我知道的,毕竟表哥是我表哥。

  可能曾经我表哥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所以我想要得到供更多的恋爱,但是我们的这一段感情可能是畸形的吧,我知道表哥可能是有一点喜欢我的。

  但是碍于人伦道德。

  或许表哥在也不会和我发生关系。

  “那你抱抱我好吗!”我颤抖着嘴唇对表哥说的。

  表哥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开手抱住了我。

  我的腰部能够感受到表哥的强壮。

  表哥抱着我的感觉太温暖了。

  “小芳,我是你丈夫的哥哥,所以我们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也还有你吗?我们之前发生的事情或许是一种错误吧,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了,就让这种错误就这样灰飞烟灭,烟消云散吧。

  ”表哥的声音十分的好听,有十分的沉稳,在我身后说着,却让我有百感无奈。

  我心里都明白,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这个时候的女人都是盲目的。

  “那可不可以最后一次……”表哥摇了摇头,拒绝了我。

  但是我却推开了表哥,然后解开了我的上衣扣子。

  我的衣服掉落在了地上,表哥连忙蹲下来,帮我捡了起来。

  “小芳不行的……”表哥话音刚落,我又把我自己的裤子给脱掉。

  关掉了灯。

  我轻轻的抱住了表哥。

  “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表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答应了。

  表哥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我的手也轻轻的往下探去。

  表哥的那玩意儿早就已经硬了。

  硬邦邦的我摸上去都觉得硌屁股。

  我帮表哥脱掉了衣服,正要帮他脱裤子,帮他亲。

  

“医生说……挺好的,没有问题。

  ”我语气有些急促,幽怨的回头瞄了眼医生,感受着他的动静,浑身变的更加燥热起来,因为这种刺激感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我刚开完会,你多等我一下,再忙完手头这点事情过去接你。

  ”“好。

  ”我就连忙挂了电话,扭身推开医生,想要去责骂他,只是看着他那嘴角浮动的笑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而且本来自己内心就有着一股渴望。

  我甚至想着主动去拥抱他,只是想到老公刚才关切的问候,心里又有着一股深深的谴责感。

  “我老公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我慌乱的说了一句,不敢再去看医生。

  我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受不住。

  韩思妤,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出了医院,我拦下一部计程车,刚刚坐下,羞耻的眼泪便止不住涌出。

  为什么没有抵抗?还有什么脸面对爱我的老公?就这样出轨了,怎么能这样?出租车司机见我哭了,丢来一包纸巾。

  “姑娘,别哭,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算被男人抛弃了,也别太当回事,喜欢你的人一定还多着呢!”司机的好意很贴心,他一定是想安慰我,却猜错了缘由。

  也是,谁会想到一个孕妇,挺着肚子还能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呢!“谢谢你。

  ”我擦干眼泪,努力牵起嘴角笑笑。

  “这就对了,笑起来更好看!姑娘看上去还小,没毕业吧!”司机笑着说道。

  我看上去又那么小吗?听到这样的问题,心里很开心,毕竟每个女人都希望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我已经结婚了……”司机听到我的回答,专门转过头,快速看我两眼才回过头。

  “哈,结婚了!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

  是不是你老公在外面做坏事了?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他还敢在外面偷吃?真是该死!”被司机这么一说,心里更加愧疚了。

  我老公什么都没做,是我,是我做了羞耻的事情。

  心里默念着,这个秘密,就让它沉在心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会恪守自己的行为,管住不知廉耻的想法!我没有再说话,默默低下头。

  “到了!姑娘,别难过了,多笑笑才好看!快回家去吧!”司机热情的看着我。

  “谢谢您!”付过钱,我逃也似的回到家。

  一进门赶紧将衣服脱下,全部丢进洗衣机,走进浴室,想要将脏污的东西和记忆全部冲洗干净。

  冰冷的水将全身浇透,灵魂得到净化般,终于变得平静下来。

  镜子里的我,顺滑的线条,膨胀的松软。

  肚子大的很突兀,自从怀孕以来,身体变得异常丰满,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尤其是莫名的渴望,不停的冲击我的底线。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我拿起一条浴巾胡乱裹住,去接听电话,看到来电人是老公。

  我一下就慌了,忐忑的接起电话。

  “老婆,我到医院了,你在哪?”我心里一震,竟然慌乱的忘记告诉他。

  “我已经回家了。

  ”“不是说好来接你吗?怎么自己就回去了……”“刚才有点不舒服,就赶紧回来了。

  ”我撒了个小慌,连忙说道。

  “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老公焦急的挂了电话。

  面对老公,有太多的愧疚,尤其是看到他的时候,内心不断翻腾,负罪感强烈到极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努力的忘记不快乐的事情,竭力的做好妻子的角色。

  周末约好和老公一起看电影,他临时有事,匆匆赶回公司。

  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发脾气生闷气,这次我只是微微一笑,叮嘱他注意安全,便一个人回到家。

  对我而言,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一个人空落落的坐在客厅,寂寞的不像话,结婚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便很少跟以前的朋友联系,慢慢的开始疏远。

  最亲密的闺蜜去了国外进修,现在想找个可以逛街的朋友都没有。

  百无寂寥的窝在沙发里,身体空洞的令人难以忍受,脑海中又回想起那天的画面。

  身体的膨胀感突然袭来。

  胸口涨的有些痛,我自己伸手往上,我闭着眼睛,两手在身上抓着,回想着那日感受的快乐,强烈的感觉更加猛烈的袭来。

  我干脆躺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快速的活动起来。

  轻轻的按压令身体飘飘欲仙,我竟然想着医生,闭着眼睛轻哼起来,一波波的快乐拍打着寂寥的灵魂,填补着内心的空洞。

  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呼吸,炽热的眼神,令我无比的兴奋。

  快感扩散到每条神经,不由的加快手中的速度,呼吸随着舒服渐渐加重,肆无忌惮的轻吟着,想要达到更刺激的巅峰。

  好想要,我想着医生那个令人怦然心动的身子,身体扭动起来。

  还差一点,还要再刺激一点!手胡乱的在身上动作着,发痛的另类快感好似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嗯……还要…”我臆想着,口中叫喊着,快乐的想要飞起来。

  “咔嚓!”门外发出了动静。

  我赶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慌忙将衣服整理好,向大门的方向看去。

  老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刚才马上就要来了,就差一点点,好难受。

  殊不知上衣被泌出的奶水弄出了印记,白色的衣服十分显眼。

  门开了,进来的人是沐恒。

  老公的亲弟弟。

  我的心一下就慌了,这……刚才我的声音很大,是不是被听到了?脸上一阵滚烫,红到耳根。

  “嫂子,我哥给我钥匙,让我先过来……”沐恒羞涩又迟疑的说道。

  他的脸突然变得通红,死死的盯着我的上衣。

  我这才低下头,发现身前的两团污渍,不由头皮发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一时间,空气尴尬的似乎都凝固了。

  沐恒的脸颊通红,显然他已经不是之前的小毛孩了。

  “我去换下衣服,你先坐一会。

  ”我连忙跑回卧室。

  再出来的时候,沐恒安静的坐在客厅,脸色也恢复了正常,见我出来便笑盈盈的看着我。

  “嫂子,我以为家里没人,就进来了,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沐恒笑起来的样子很阳光,眉眼和沐远有些相像,很是帅气。

  青涩多一些,眼睛里都是剔透的纯洁。

  “不会,就当在自己家,我帮你把(大炕上性经历)行李拿到房间去。

  ”沐恒连忙站起来,我毕竟身怀六甲,他很贴心的抢先我一步拿起行李箱。

  “嫂子,我来!”我问了问沐恒的学习情况,又随便和他聊了几句家常,之前紧张的感觉这才渐渐消退。

  收拾完房间,沐恒的后背上都被汗浸湿了。

  十八岁的男孩身上特有的味道传来,好像把人拉进了青春的花季。

  “嫂子,我去洗澡。

  ”“好,我去给你拿新毛巾。

  ”沐恒已经先去了浴室,这时我才想起,还有衣服在浴室的脏衣篓里,里面有我的贴身衣物,还有……刚才换下满是羞人污渍的脏衣服。

  尤其是昨天换下的底裤,我的脑袋一下就炸了。

  早知道就提前洗了……心里一团乱麻!浴室传来“哗哗”的水流声,也盖不住我心里的压抑,我在客厅不安的走来走去,想着他一出来,我就赶紧去把衣服洗了。

  “嫂子,帮我拿下毛巾吧!”沐恒的声音响起。

  “好,这就来!”沐恒从浴室的门缝中伸出一只手。

  我不小心瞄到了他的身体曲线,神经一下子被绷紧,心里不停跳跃,慌乱的不像话,手也变得颤抖,递过去的毛巾还没交到他手上,就掉在了地上。

  “啊……”我惊呼一声,身上发胀的感觉又来了,心尖说不出的难受。

  沐恒见毛巾掉了,笑道,“嫂子,我自己来。

  ”他蹲下去拣毛巾的时候,门缝又开大了些,可以看到热蒸汽中,一具充满荷尔蒙的男性身躯,我脸上一红,连忙走开了。

  十八岁的男生已经和成年男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毛茸茸的小胡子,健壮的身体,年轻的肌肤,让人看了无法忘怀。

  窒息的紧张感,缠绕着我的灵魂。

  终于,沐恒从里面出来,我整理好心情,若无其事的迎了上去。

  “我去洗衣服,刚才你换下的衣服,我也一起洗了吧0。

  ”“那就辛苦嫂子,我放在衣篓了!”沐恒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回了房间。

  我几乎是冲进浴室,生怕被人发觉脏衣篓里的秘密。

  沐恒的衣服扔在里面,还有他换下的底裤,内侧有异样东西的痕迹,看的我面红耳赤。

  咦?我的衣服……底裤在最上面,好像被人翻过了似的,难道沐恒动了它?连丝袜上都沾上了不一样的东西,他动过了这些吗?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将衣服分好类一股脑丢进洗衣机。

  电影里出现的情节,再次上脑,乱七八糟的画面被放大扩散。

  这时我一抬头,发现沐恒就在浴室门口,正看着我,眼睛里充满神秘的色彩。

  “嫂子,我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沐恒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没有没有,我已经快弄好了,别管了。

  ”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空气里充斥着奇怪的味道。

  他已经向我走近,将我手里的衣服拿走。

  紧张的心一下凝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嫂子,我的衣服得手洗,可是我不会……”沐恒俯视着我的视线,移到了身前的臃肿上,透过衣领什么都可以看见。

  我赶紧站起来,“没事,我来洗,你快回去吧,这里地方小,咱俩怪挤的。

  ”沐恒没有走,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

  身体顿时凝固,陌生的手掌引起毛嗖嗖的触感,一股热浪拍打在小腹。

  渴望立刻高涨,难捱的躁动席卷而来,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不安。

  面对正在上大学的小叔子,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思绪,他说到底也是个孩子!不可能不可能!“沐恒,你要做什么……”我颤栗的问道。

  沐恒眼中的纯净依然没变,“嫂子,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小侄子,我马上就可以做小叔了!”我舒了口气。

  原来是我想歪了,沐恒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用那种角度去看人呢!这时门铃响起来,他才放过我,兴高采烈的去开门。

  “哥,你回来了!嫂子已经帮我收拾好房间了!”小叔子的到来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之后我便注意很多,避免这些事情。

  早上我们一起吃早饭,各自去上班上学。

  沐恒的学校离家很近,步行十分钟就能到,我们便顺路走一段,我再去步行去上班。

  有时沐远会叫我们出去吃晚饭,更多的是我在家里做好等他们回来,就这样相安无事两周,相处的很顺利,家里的气氛也活跃起来。

  

一切发生的这么突然让老李有些懵了,可接下来小手来回动作带来的美妙滋味让他差点美的叫出声来。

  这样美妙而又兴奋的感觉中,他甚至都不想开口,想要继续下去,可是想着义弟随时都会出现,忍着这美妙滋味还是开口了。

  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哥老李声音响起来,吴雅如坠冰窟的呆住了。

  转瞬间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荒唐和尴尬的事情。

  老李转过身,弟媳吴雅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傻掉了,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火辣身体的敏感位置,慌乱不堪几乎要哭出来:“哥,我以为你是小方呢,哥,我认错人了对不起。

  ”吴雅看着呼吸有些急促的大哥,又毫无思索能力的低头看了一眼面前那高耸的可怕大东西,赶紧转身在小架上拿自己的小背心和短裤。

  转过身后的吴雅没注意老李炙热的眼睛,正落在她圆润紧致的翘臀和美腿。

  吴雅慌乱的把衣服拿在手里,就这个档口响起了外边房门的开门声。

  小方回来了!这时候吴雅心中惊慌,用手中衣物遮挡自己身体的重要部位,急的快要哭出来,要是被老公发现了自己和大哥同在浴室光着。

  那就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昏暗的浴室里流水声在继续,走廊响起脚步声,就听着小方进了卧室。

  吴雅也顾不得身上沾的水,慌乱的穿衣服。

  老李看着面前的弟媳,刚把内裤传上去,听着小方走出了卧室。

  没想到这个弟媳不但脾气大,还穿这么性感,这么透的火辣内内。

  老李这时候也慌了,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弟媳。

  “哥,你洗完澡了没有?吴雅跟你说她出门了吗?”仅隔着一扇门,门外响起了义弟小方的声音。

  老李听着门外义弟的声音,又看着面前吴雅窈窕诱惑的身体,特别是慌乱穿内内的时候,那圆球还在不断的晃动着,惹得老李干咳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吴雅转头,几乎快要哭出来的看着老李,目光带着乞求。

  “她应该去倒垃圾了吧?刚才我听到开门声呢。

  ”装作继续冲澡,老李说了一句。

  吴雅呼吸都放低了很多,面带感激的看了大哥老李一眼,可是当看到老李那硕大的黢黑东西还在立起来,还狰狞可怕的冲着自己的时候,吴雅心跳加速的赶紧转过头去。

  “哦,那行,哥,我知道了。

  ”小方回了一句,就听着又回了卧室。

  匆忙穿上衣服之后,吴雅偷摸着赶紧流出了浴室。

  在浴室里的老李也赶紧擦干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床上,老李寻思着刚才那一幕,还真是无语。

  不过回味着弟媳充满了年轻活力熟透了的身体,老李忍不住的舔了下嘴唇。

  要是刚才自己跟弟媳在浴室里做,隔着一扇门的义弟在跟自己说话,那该多刺激?一想到这里,老李脑子里幻想着弟媳吴雅双手按在墙壁上,努力的弯腰翘臀,摆好姿势。

  自己抱着她的蛮腰和翘臀在猛烈的进出,一步之外的们那边,吴雅的老公,自己的义弟小方,还在跟自己说着话。

  想到这里老李原本没消退的反应再一次变得无比强烈,并且以前没有过的念头也冒了出来。

  想着这个不伦的放纵想法,老李的兴奋程度是如此的强烈,忍不住的开始伸手揉了起来。

  几年的单身生活,在昨晚突破之后,老李的欲望和心理也在不断的改变着,并且很沉迷这样的滋味。

  看看时间现在八点多,老李兴奋的睡不着,拿出手打开了微信,他的号上有弟媳的微信可是现在他不敢乱发什么,倒是可以跟王雪好好聊聊。

  想了想明天又要值班,老李又兴奋的露出笑容。

  打开了江雪的微信,老李给她发了信息过去:“明天我在门卫室值班,你可以来见见我吗?吴雅从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尴尬的一天,当她从浴室里离开家又回去,装作一切都没发生。

  晚上老公小方让她跪着后入的时候,吴雅用身体感受着老公的尺寸,突然之间又冒出来大哥老李的那个尺码东西。

  想到自己认错人,想到自己还用手握着大哥老李的大东西前后动作了好一会儿,吴雅在跟老公享受快乐的时候,脑子跟着了魔一样,不断的在想着那个大东西,而且感觉今晚跟以前相比,强烈的兴奋程度江久都没有体会过了。

  大哥年近五十,长得不好看,皮肤还黢黑,可没想到身体那么壮实。

  吴雅闭着眼睛任由身后的老公抱着她的腰肢狠狠的撞击,一想到这吴雅哼叫的声音又变大了一些。

  与此同时老李过了很久都没等到江雪的信息,正准备再发信息的时候,隐约的听到有女人的叫喊声,心里好奇之下偷偷溜出房间,小心的把耳朵贴在义弟房门前,果然是弟媳的叫喊声。

  女人不论多强势,脾气多大,在这种事情上,永远都是被征服的那一方。

  这时候老李听着弟媳美妙的叫喊,忍不住隔着内内握着自己的东西。

  “老公,你今晚好厉害。

  ”“用力啊老公,好爱你,我快死了。

  ”“老公,狠狠的弄我,我是个欠弄的女人吧,弄死我吧。

  ”卧室里弟媳吴雅在不断的哼叫和说着放纵无比的话语,老李以前有些惧怕年轻靓丽的弟媳,还没发现她有这么开放的一面。

  从听到叫声到现在,短短三两分钟时间过去,就听着小方闷哼了两声,弟媳吴雅在里边说了一句话,语气充满了遗憾和失落:“出来了?”小方嗯了一声,紧接着吴雅继续说着:“你这几年长期开出租,久坐不运动,还老爱喝酒,该养养身体了,不然哪天不行了,我可不想守活寡。

  ”“知道了,我去洗洗。

  ”小方烦躁的回了一句,就准备下床。

  老李赶紧快步回房间,把门悄悄关上。

  重新躺下,老李寻思着义弟看起来跟自己一样挺壮实的,可身体确实不好,上个月老李还见义弟小方吃治疗肾虚的药物呢。

  年纪轻轻就不行,弟媳吴雅靓丽迷人,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女人,老李已经开始预见到自己义弟做王八的结局了。

  与其那个性感靓丽的弟媳便宜别人,那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在老李琢磨的时候,又开始把她跟江雪对比了起来。

  弟媳吴雅靓丽迷人,带着年轻活力的妻子。

  江雪成熟性感,关键是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前突后翘的火辣身材充满了欲望的妻子,这种诱惑的韵味这可不是年轻女人能够相比的。

  想到了江雪,老李把枕头旁的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上边的信息,江雪在刚才总算回了信息过来:“明天可能不行,晚上我闺蜜过来陪我睡,这几天她都在我家,李叔,我想了一下,咱们还是不能这么做,这样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老公。

  ”看着这个信息,老李有些烦躁,明明已经靠近一点了,又似乎离的很远。

  思索了一下,老李感觉这件事情要把握好程度,既不能让女人感到有压力,又要带给她别样的快乐。

  把欲望变成了两个人的感情,有欲有情,这样才能长久走下去。

  “雪儿,你老公这样对你,你怎么还要事事都想着他?难道今天我们在一起不快乐吗?我真的很想见你,明天可以来看看我吗?你老公不能带给你的快乐,我全都可以给你。

  我可以努力赚钱养你,也可以带你到处去游玩,甚至我还可以给你带来幸福,我们可以尝试在客厅,房间,车上,相信我,我绝对比你老公强。

  ”老李把信息发送了过去,幻想着那时候的情形,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去狠狠的跟江雪亲热一番。

  上次的时候因为该死的闹钟,不然的话以老李这些年对付女人的经验,一定可以让江雪离不开自己。

  (秦桧儿子怎么死的)今晚江雪在客厅看电视,十点多还没休息,闺蜜孙琴琴正在跟江雪聊天。

  孙琴琴老公整天在家,就是个活死人又不能用,没事做就来这里陪江雪睡觉。

  她见江雪一边心不在焉的跟自己说话,一边不断的看着手机。

  “小雪,忙什么呢?跟哪个男人聊天啊?看你脸红的样子,跟发情一样,这么久没尝过男人味道,这就忍不住了?最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被那些青春期的大孩子们盯着我的身体,我也有点忍不住。

  ”孙琴琴虽然是初中教师,表面矜持高冷,一本正经很严肃,可跟闺蜜聊这些话题,说的都很开放。

  江雪被老李说的正心乱,想着要真是和老李在家里各个地方亲热,江雪就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也不知道是烦的还是羞的,亦或者是那种刺激的一幕,让江雪的身体有了异样的兴奋。

  “琴姐,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就是跟朋友随便聊聊。

  ”江雪随口应付了一句。

  孙琴琴这个精明的少妇看看江雪心虚和面色臊红的脸庞,只是笑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哦对了,我刚才不是给你带了点富士山苹果嘛,我去洗洗去,咱们不是年轻小姑娘了,要吃点水果养颜美容显得水灵。

  ”孙琴琴说着话,看着茶几上自己提来的一兜苹果说了一句。

  在自己家,又是孙琴琴带来的东西,江雪怎么好意思让孙琴琴再去洗水果,阻止了孙琴琴之后,江雪提着水果兜去厨房洗梨子去了。

  孙琴琴看了一眼厨房那边,顺手把江雪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拿了起来。

  洗着水果的江雪忍不住有些心烦意乱,自己这么跟老李往下走到底对还是不对。

  想着老李粗壮的东西在自己口里进进出出,江雪就感觉全身一阵发颤无力。

  洗完水果找果盘放好端出来,江雪心神不宁的跟孙琴琴聊天。

  吃了个苹果没几分钟,孙琴琴说家里突然有点急事,就离开了江雪的家里。

  老李躺在床上没等到江雪的回话,心里暗自发狠,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去照顾一下江雪,让她对自己放下防备。

  正准备睡觉的时候,老李突然收到了一条申请好友的信息。

  ?一个美女图做的头像,留言信息很奇怪,只一句:我是江雪的闺蜜孙琴琴。

  老李想着那个身材玲珑可人的短发戴眼镜的知性少妇,心里奇怪她怎么主动添加自己。

  不过在老李看来,这女人肯定是空虚寂寞的很,以前就连老公不行的事情都旁敲侧击的念叨给他听。

  添加了通过之后,老李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孙琴琴已经先一步发了信息过来:“你是门卫室的那个老李,李师傅吧?”“是我啊琴姐,您那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今晚不值班,你可以给在咱们业主群跟老周说一声,他值班。

  要是不着急的话,等我明早上班了再过去帮您解决也可以。

  ”老李回复了这个少妇之后就准备睡觉了。

  叮铃一声响,孙琴琴的信息又回了过来,看到内容吓得老李早已经没了睡意:“怎么,睡那么早啊,是不是被江雪那个欲求不满的女人给榨干了?”老李心里开始慌了,这件事情要是第三个人知道,那说不准就会乱传。

  “琴姐真会开玩笑,要是没事的话我就真的睡觉了啊。

  ”老李打了个马虎眼,回了一句之后准备不再搭理这个女人。

  老李不知道孙琴琴已经偷看过他跟江雪发的信息了,这时候的孙琴琴躺在床上,性感的美腿交叉着晃悠,穿着性感的睡裙戴着眼镜,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你刚才还不是跟江雪聊明天让她去门卫室看看你吗?”孙琴琴把信息发送了过去,这时候的她几乎能想得到那个五大三粗的门卫一定是吓坏了。

  孙琴琴的老公王强年纪比她大了不少,以前是商界精英,条件和素质都很好,现在因为神经受伤腿脚不便,这一年来一直在家养着,可惜的是就连那东西也没有任何感觉。

  他冲澡来到卧室,正看到妻子孙琴琴对着手机发出诱惑的风情笑容,王强的心里就一阵刀割似的扭曲。

  一年多来,除了用手和嘴巴来满足妻子,王强感觉自己是个废人,而且这样下去,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对性是有多么的渴望,这样下去,早晚会红杏出墙。

  其实王强心里早已经想好了,不断的用外部刺激和药物治疗,可是一点作用没有。

  要是这样下去真的再恢复不了,哪怕他的妻子去找别的男人,他也表示理解,毕竟没有性的夫妻,这个压抑的家庭迟早会毁掉,最可惜的是因为各自忙碌事业,打算晚点要孩子的,现在就连孩子都没有。

  王强看着面前成熟性感的妻子,心里扭曲的在滴血,可还是保持着他一贯的温和笑容。

  “跟谁聊天呢?看你笑的春风满面的。

  ”王强说着话穿着睡衣就上了床。

  孙琴琴快速的把屏幕熄灭,随口跟丈夫说着:“没有,这不是我们市一中的工作群里,这群同事们都在开玩笑呢,我就窥屏。

  ”王强点点头,上床熄灯之后王强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妻子,双手在这具成熟性感的身体上不断的摩挲,可惜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反应。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6054.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761.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831.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7364.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1202.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5333.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7435.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d.aspx?5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