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i uehara,新手必看

大厅外停了一排排气派华贵的车,玛莎拉蒂,保时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奥迪。

  “哎,琪妹,自己打车来的?怎么不给哥打个电话,哥派辆车接你过来嘛。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像什么话?不净给我们张家人丢脸吗?”从一辆保时捷91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摘下墨镜,表情玩味的看着张琪沫和林隐。

  张琪沫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林隐的岳父,张秀峰,算是张家老一辈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张氏集团就被几个兄弟压制,后来又被踢出局。

  最后只分到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勉强维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不能为张琪沫买多余的车。

  “琪妹。

  你说说,当初哥让你和这个窝囊废离婚,介绍孙家的老三给你,你要是听哥的话,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墨镜男越说越起劲,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隐的存在,“当然了,现在也不迟,要是想富贵啊,来求哥。

  哥能帮你再介绍个好对象!”当着人老公的面说这些话,简直目中无人!“张填海,你说够了没有?”张琪沫冷声说道,脸气的煞白。

  “哎,我这个当哥的也是看你可怜呐,跟着这样一个废物。

  一番好心相劝,给你指条明路,你还不听,那就活该你穷一辈子咯!”张填海悠悠说道。

  说完,张填海似乎还不得劲,又是表情戏谑的看向林隐。

  “林隐,你个窝囊废怎么就有脸来参加凝姐的婚礼?”张填海讥讽说着,“哦!也对,你岳父的工厂听说资金链断了,工资都发不起,快倒闭了。

  你们是想来巴结大伯家,让他借钱帮你们度过难关吧?”林隐看着张填海,没有说话。

  张琪沫的老爸张秀峰,当初就是被张填海的父亲,张家老三张洪轩,给踢出了张氏集团。

  甚至,这一次工厂遇到严重困难,都是张洪轩背后的手段。

  张琪沫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了怒火,对林隐道:“忍着,不要理他。

  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林隐点了头,两个人转身进了别墅大厅。

  “呵,看你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

  ”张填海看着林隐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厅内,占地面积非常广,西式的建筑风格,装饰气派华贵,还铺上了一层红地毯。

  张家的贵客已经陆陆续续进来落座。

  张琪沫提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说道:“凝姐,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紫凝五官精致,肤白貌美,气质高傲,但总体相比张琪沫,还是差了一筹。

  她淡淡看了张琪沫一眼,道:“把礼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

  ”张琪沫笑着说道。

  “不用了。

  不用跟我献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的事,我家不会帮的。

  ”张紫凝冷淡说道,毫不留情面。

  张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委屈。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

  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

  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

  ”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噼里啪啦!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俩性故事)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想起自己曾经不成熟的表现,耿昊忍不住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芳菲突然喊一声,顿时吓了耿昊一跳,也许是上门女婿身份底气不足,又或者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负怕了,整个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边,大气都不敢出。

  不争气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大腿根更是时不时哆嗦几下,总之他被吓的不轻,这怪不得别人,谁让他做贼心虚呢!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床上没了动静,耿昊小心翼翼的探头查看,这才得知刚刚不过是虚惊一场,秦芳菲仅仅是翻了翻身,整个人侧卧在床大中间,其中她身上的丝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来,秦芳菲整个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现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双眼发光,恨不得马上就猛得扑过去……黑色吊带睡裙,映衬着她那肩膀格外圆润白皙,黑色裙摆更是难以遮掩白皙丰腴大腿,啧啧啧,几天不见秦芳菲身材怎么变了?“如此丰满,嘿嘿,我喜欢!”“老婆,我来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无动于衷,看到媳妇并未觉察到他的到来,耿昊很激动,激动的浑身都在发颤。

  黑色吊带映衬着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圆润,乌黑柔顺的长发赖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让她那背影看起来更美更加诱的惑,还有黑色裙摆掩盖的翘……越看耿昊越激动,激动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不知过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来该如何的继续。

  说来真是可笑,怎么说他也是农大毕业生,在省城读了三年大学,见多识广,总不至于连个熟睡的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两年空房,他还真是不屈!有理论无实践,直至到了现在最关键时刻,耿昊彻底傻了眼。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结束了,他依然没有付出行动,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难怪秦芳菲看不起他,这只能怪他这天生的懦弱老实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从果园心急如焚归来,然后又冲了个澡,折腾半天激情消退,最终导致了这场无疾而终的闹剧。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这么的放过秦芳菲离开,他心里又是万分不甘。

  如果继续,他没有这方便经验,真不知从哪里开始下手,比如说先掀开,还是?“嘿嘿,既然来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当脑海里猛然蹦出这样的一个想法,顿时让耿昊乐的合不拢嘴,满脸愁绪一扫而空。

  接下来耿昊秉着呼吸,激动万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着便宜。

  折腾了半天,按说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无动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机拿下秦芳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着身子向侧卧的秦芳菲脸上一瞧,吓的他差点魂飞魄散,随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惊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间,耿昊背靠着房门拍着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颤声惊呼道:“我的天呐!大姨姐,秦芳华?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东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无法想象的到,刚刚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经历),并且还差点让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大姐,他耿昊的大姨子——秦芳华!秦芳华人如其名,芳华正茂,十六岁美名就传遍了当地十里八村,她虽人美但性格烈,十八岁那年因抗争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这一晃就过去了十年,至于后来?耿昊脑子有些乱,再说对于秦芳华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当地人的道听途说,再加上他俩总共见过没几面,根本不知该如何形容秦芳华这个人。

  “呵呵,难怪今天回家感觉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无所谓呼呼睡大觉,搞了半天,原来还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摇头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间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间两间是客厅,有高级沙发,六十寸的液晶大电视,东屋主卧装修高档,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当地的特色大炕。

  结婚当晚他人就被撵到这里,一直住到现在,自家山区睡的也是炕,对此他很习惯。

  至于不习惯的呢,呵呵,当然正是娶了媳妇守空房,日子过的憋屈!现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窝囊,现在耿昊他很庆幸,毕竟刚刚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则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向媳妇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对大姨姐秦芳华。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没提前得到半点消息,如此看来,整个秦家把他耿昊都当成了外人,一个可有可无的上门女婿。

  结婚两年秦芳菲肚子没有半点动静,虽然秦芳菲不让他碰,他承认自己是有很大责任的,之所以秦家没当面说落他,那还是给他面子,没有把事情办绝。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来想去一番过后,耿昊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回家时路过村支部,大院门紧闭,显然可见村支部大院没有人呗!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吱扭一声的开门声,顿时吓了他一跳。

  哒哒哒……侧耳一听,脚步声去了院里,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华姐俩都是当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俩为荣,尤其是刚刚摸过了大姨姐,润滑手感很好,说实话他很享受那种感觉,望着窗外发呆了一小阵,急忙挪身到窗边。

  人走裙摆扬,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还有那……看得耿昊发呆,鼻血差点留了出来。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没想到魅力依然这么大,真是让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犹未尽的望着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万千。

  “咦?我刚洗的那件内衣,咋不见了?难道家里进了贼?”秦芳华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叫声,犹如晴天霹雳,当场把耿昊吓得浑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没拿外面的衣服,曾经他有过,这次绝对没有。

  与此同时他感到很高兴,如此说来,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进东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晓了呗!“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华扯着嗓子嚷嚷起来。

  “啊?”耿昊傻了眼,皱眉苦笑道:“大家来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华很高兴,娇笑说:“你,你有没有?”在她说话期间,耿昊很紧张,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只见大姨姐话语一转,兴高采烈的说找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风把内衣吹跑了,害得耿昊虚惊一场。

  刚刚在东屋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认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较发虚,不知该接下来如何面对大姨姐,心里时刻想着解决办法。

  “嘿嘿,果园!”耿昊脑子很活络,猛地一拍大腿,激动的差点从炕上蹦起来。

  收拾完毕正准备出屋,客厅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方向正是西屋门口。

  “大姨子来西屋做什么?难道,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耿昊顿时瞪大了双眼,吓得他愣在门口,半天动也不敢动。

  哒哒哒……随着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耿昊本人越紧张,紧张的心跳加快,反正整个人很不自在。

  现在他最怕见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华,毕竟刚刚在东屋主卧他把人家当成了他媳妇,差点做出禽兽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个人的名声都完了。

  咦?不对呀!短短片刻后,他皱着眉头仰头看了看天,这才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当地可是名门大户,家族出过村长,村支书,挣钱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几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队非常红火,县城正建的富贵园小区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当地方圆百里很出名,即便在县城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原因?有钱!否则的话,仅仅凭秦家在野槐沟是个大家族,根本无法让秦芳菲这位女流之辈,几乎全票当选女村长,当选那天甚至县长都过来助阵,当然话不能这么说,应该是监督。

  秦家最注重名声,再说了大姨姐当年忤逆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见,即便刚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处乱说,那他还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轻咳了几声,耿昊故作镇静做出回应。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说着他就快速打开房门,脸不红心不跳的直视着刚刚走到了门口,正准备做出推门动作的大姨姐。

  事发突然秦芳华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说话吓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没有推到门,如此一来导致她整个人身子向前倾,直接就向耿昊怀里倒了过去。

  “啊……好疼!”“啊……好大!”两人咣当撞到了一起,随即响起两阵异口同声的惊呼声。

  “耿昊!”秦芳华怒了,满脸通红,“你刚刚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刚刚说好疼呀!”耿昊捂着脑袋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着,哪里还敢直视秦芳华。

  “你?你胡说,好疼是我说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华是否揭穿了他的谎言,边说边回屋上了炕。

  此时,秦芳华站在门口,整个人羞愧的满脸通红,可惜对此她又毫无办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说了,她跟前夫离婚多年,身子好久没被男人碰了,刚刚猛地撞到耿昊怀中,让她感觉到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气息。

  年轻就是好,身子骨壮实,嗨,还别说,耿昊看起来清瘦,其实身子很壮,俨然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男人好身材。

  为逃避大姨子对他兴师问罪,耿昊侧躺在炕中央,双手交叉在胸前,时不时的左右拍拍,嘴里还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证明他刚刚没说谎,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看到他这么大的人了,并且还是一个大男人,竟然跟她闹了这一出,秦芳华实在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点笑弯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气了?”耿昊边说边翻身做起,然后整个人惊呆了。

  大姨子秦芳华依然还是黑色吊带真丝睡裙装束,着装非常性感,长发披肩更是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妩媚和诱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扑过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没有胆量动秦家人!否则,现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实,而并非有名无实的上门女婿。

  “昊昊,姐漂亮吗?”迎着耿昊直愣愣的炙热目光注视,秦芳华不仅不怒,并且还笑容满面,妩媚的很。

  这是啥情况?耿昊当时有点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个啥状况。

  也许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说话又温柔,他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

  “昊昊,既然你说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还漂亮,你为何对她的美,视而不见?”“什么?视而不见?我……”面对大姨子的这番质问,耿昊吃惊万分,喃喃自语的嘟囔着。

  直至到了现在,他这才明白过来咋回事,原来大姨子是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来。

  刚结婚时分居,两人还藏着掖着,生怕被双方家长知晓,随着结婚时间长了,两人一直没孩子,他们就是想隐瞒某些事实,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话呀!”秦芳华怒了,边说边向炕边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实在没了办法,不由脱口而出。

  有关这样的说法,他也是被逼无奈,反正已经够丢人够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丢人。

  最近一年间,他不知向秦芳菲提过多少次离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说什么?”秦芳华惊呆了,右手捂着嘴巴,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耿昊。

  “大姐,我有病,简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华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过来人,过早步入社会,啥样男人没见过,耿昊岂能骗过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们家,让我离开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经错乱的神经病!”不论耿昊怎么说自己有病,反正秦芳华就是不信,接下来他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过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发生了。

  秦芳华穿着吊带睡裙,午休前刚刚洗过澡当时没穿内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来时匆匆根本就没考虑这些事情,现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临下的耿昊看了个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沟里了,这像有病?”秦芳华暗自发着牢骚,虽心里有些生气,不知为何他对耿昊偏偏就是发不出来。

  “大姨子不会对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着看,她都不掩饰一下!”耿昊心里嘀咕着,不知不觉让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没其他人,是不是该勇敢的尝试一下。

  既然她妹对不起他,那就让她这个当姐的来补偿呗,顺便学习学习经验。

  想到这里,耿昊就做了一个大胆动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华的胳膊。

  

于是他就是语气很客气的对靳连山说了句这个病人很麻烦,得赶紧处理。

  靳连山微微点了点头道:“既然他处理不了,那以后这门诊的位子,他就没资格再坐了。

  ”他赵立晨能有这个门诊的资格,完全是看在刘夫人的面子。

  这要是才坐上去半天就被撵下来了,那他就没有任何脸面在这医院混了,不如直接卷铺盖走人。

  然而赵立晨刚想要说自己来,却被高长兴给挡住了。

  “院长,虽然立晨是坐了门诊,那也只是让他试试而已。

  我坐旁边的目的,就是为了应对突发情况……”高长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靳连山给打断了,他语气很是坚决的说道:“要是水平不够,就别在这丢人现眼,影响医院的声誉。

  ”一旁的顾皓羽接过话道:“都坐门诊了,还让人在跟前看着,干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赵立晨二话没有说,直接就拉开高长兴道:“好,今天这病人我接了,要是治不好我卷铺盖走人。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

  即便是这个工作来之不易,但是那也不能这样没有尊严的赖着。

  不过高长兴并没有给赵立晨证明自己的机会,他直接厉声说道:“你才来几天,逞什么能!一边呆着去!”赵立晨一听顿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平时文文弱弱一副老好人的导师居然也会发火愤怒。

  “靳院长,你要是想找立晨的麻烦,请你找个合适的理由,拿病患来要挟恐怕不妥吧。

  ”说着高长兴就戴上口罩,然后冲着一旁的护士吩咐道:“先去开一只安定给她打上,看看效果。

  ”护士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快速走了出去。

  然后高长兴让赵立晨帮着弄进检查室,开始给病人检查。

  对于站在一旁的靳连山,直接是置若罔闻不予理睬。

  顾皓羽慢慢的走到靳连山跟前低声问他这怎么办。

  靳连山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给顾皓羽说了句,你在这看着。

  一会处理完了,让这赵立晨直接滚蛋。

  过几天找个理由直接让你上。

  说完靳连山就直接走出了门诊室。

  没一会的功夫护士就来了,打上一针安定之后,女病人是稳定下来了,但是身体还是不自主的扭动,嘴依旧是在低低的娇喘着。

  于是高长兴就给她验血的,但是血检出来了,指数正常。

  (男女性故事)这下麻烦大了,指数正常,人却依旧是处于发春的状态……就在高长兴想这要怎么办的时候,副院长靳连山居然又进来了,他把高长兴直接叫了出去,就留下赵立晨一个人在检查室。

  在上大学的时候,赵立晨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中医,为了就是将来能够换科,毕竟这个性心理科成就不了名医。

  既然血检不出来原因,于是赵立晨就打算号脉试试,看看能不能号出个究竟来。

  然而他这一拉开女病人的胳膊,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紧接着他把女人的另外一只胳膊拉开一看,情况同样的触目惊心。

  这光胳膊上都五六个,那身上岂不是……和赵立晨料想的一样,这女人的另一只胳膊也满满的都是红点。

  这胳膊上都是红点,那身上呢?还有女性的常规兴奋点上是不是全都已经布满了红点?想到这,强烈的好奇心促使着赵立晨想要掀开女人的衣服看看,到底和他推想一眼不一样。

  然而就在赵立晨想要把女人的上衣掀开看看的时候,倒是高长兴突然神色严峻的走了进来。

  看高长兴那脸上的表情,赵立晨直道是那个副院长靳连山又犯贱找事了呢。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并不是他寻衅滋事,而是带女病人的男人‘找事’了。

  那个男人是市里某位局长夫人的亲弟弟,眼下到了医院凭先进的关键时候,这要是治不好的话,万一惹了领导那整个医院所有在职医生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所以刚才靳连山来,别的没有多少,就说了一句务必要治好,治不好全科室挨罚,治好升职加薪。

  怪不得这女人看起来虽然已经过了三十,但是这皮肤保养的也相当的好,要是不仔细看,还能看成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

  赵立晨一听连忙说道:“老师,这对您来说是好事啊,你还发什么愁啊?”高长兴微微摇了摇头,眉色严峻的说道:“问题是我处理不了,我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性欲抑制不了。

  ”赵立晨刚想说让他试试,高长兴就直接说道:“我已经如实的跟副院长说了,他说让主任来处理,估计一会就到了。

  立晨,你放心今天这事不会算到你头上的。

  ”既然主任都来了,那赵立晨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他现在还只是猜测,并没有办法确诊,到了这个关头,他最后的选择就是不要露头。

  没一会的功夫,主任就来了,他询问了检查的大致情况,然后看了看女病人的化验报告单,看着看着这脸色就变了。

  这时副院长靳连山走了进来,他看着主任说道:“怎么样?能处理赶紧处理,这个病人可不是一般人。

  ”主任叹了口气道:“院长,这个我真的无能为力。

  ”靳连山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瞪着眼睛看着主任说道:“什么叫无能为力,你一个科室主任都看不好?你知道这个病人有多大能量吗?刚才,就在刚才局长夫人还打来电话说让我们给好好治,我当时还打了包票。

  现在你这可倒好,直接给我说无能为力?”若是平时这靳连山说这样不客气的说话,主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绝对会找机会回敬。

  毕竟他不仅是一个科室的顶梁柱,而且是性心理学的专家。

  顶梁柱要是造反了,那一个科室可就要出问题,这样的责任谁也担不起。

  再加上他为人左右逢源,然后跟院长那关系暧昧,所以基本没人会惹他。

  但是此时此刻别说是说话不客气了,即便是打他两个耳光,他都无话可说。

  毕竟他身为一个科室的顶梁柱,居然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办,这责任就全都在他了。

  靳连山见主任没有说话,于是又补上了一句道:“你给我说说,怎么就无能为力了?”主任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各项检查指标都正常,而且安定也打了,但是这性冲动就是止不住。

  所以我怀疑,可能是吃药或者某种原因,让她患上了罕见的性渴求症。

  国外有一例这样的女病人,因为无法治疗就自杀了。

  ”靳连山一听沉重的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她转院吧。

  不过今天这事你们科室必须要负全责,首先就是年底奖金全扣,其次就是这小子立刻滚蛋。

  什么都不会在这装什么大头蒜。

  ”这主任一听,顿时就愣住了,他用眼神暗示靳连山说他是刘夫人推荐的人,这个可得罪不起啊。

  然而对于主任的提醒,靳连山直接是置若罔闻,语气很是严厉的说道:“你们谁都别求情,谁给他求情,去就跟着他一起滚蛋,我们医院是三甲医院,不是废品收购站。

  ”本来赵立晨想跟自己没关系,只有不出头就行,但是没有想到靳连山这下定了决心要找自己的麻烦。

  到了这种情况,赵立晨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了,他要是想继续留在医院、还想再次遇到女高管他都要拼一把。

  赵立晨直接走上前去,看着靳连山说道:“副院长,是不是如果我治好了她,你刚才说的处罚都不算数?”靳连山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赵立晨,语气很确定的说道:“对,如果能治好,不仅处罚没有,而且还会有奖励。

  问题是你行吗?”他这语气之所以如此的确定,只是因为他绝对不相信主任医师都束手无措的病,他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能处理的了。

  赵立晨并没有搭靳连山的话,而是直接口气很是随意的问了一句这奖励是什么。

  看着赵立晨那一脸的无所谓,靳连山这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但是却没有出气点,也就只有强行押着。

  “你要是能处理,今年你们科室奖金翻倍。

  但是你要是处理不了的话……”靳连山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立晨直接给打断了,我说的是我的奖励,我这才过实习阶段,年终奖基本没有,所以我想要我的好处。

  靳连山一听,这心头火气一下子就搂不住了,他厉声说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赵立晨毫不避讳的看着靳连山说道:“很简单,入职满一年时候的编制。

  ”虽然这性心理科室,不是这家医院的主要科室。

  但是这说到底也是一家三甲医院,这编制也是相当的紧张的。

  一般大的科室每年也就一两个,小科室每年最多也就是一个编制名额而已。

  而且这个性心理科明年的编制,早就已经被靳连山预定给了他侄子顾皓羽。

  赵立晨公然要抢夺顾皓羽的资格,倒不是他够狂妄,而是事情到了紧要关头,能捞多少好处算多少好处。

  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打算,如果靳连山不答应,那就可以暂时借机不走,等找到了下家然后直接自己走人。

  然而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是,靳连山居然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行,只要你能处理的了,明年你们科室编制名额我做主就给你了。

  不过……”靳连山话说了一半,这话音突然一转道:“不过如果你处理不了这个病人,那在你的档案里面我就会写上你有过医疗事故。

  ”赵立晨一听,心里只骂靳连山这孙子真他妈的无耻。

  医疗事故是什么概念,那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很可能就是职业生涯的终点啊。

  然而眼下到了这个地步,赵立晨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至于能不能处理的了,那就只有看造化了。

  看到赵立晨答应了,靳连山二话没说直接就扭头走了出去。

  这靳连山刚一走,主任看着赵立晨,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小子咋就这么年轻气盛啊,我刚才给试了多少眼色不要你说话,你看不到吗?你这不是自掘坟墓啊。

  ”赵立晨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也没办法啊,你看那个副院长,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算了,既然那已经答应下来了,一切后果就由我拉承担了。

  ”主任看了赵立晨一眼,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导师高长兴指了指赵立晨说了句你啊你,然后也就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刚走,护士就走了进来,问他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赵立晨点了点了点头,然后就点了点头道:“嗯,可以开始了。

  先把女病患的衣服全都脱掉吧。

  ”“全都脱掉?”护士猛的一愣,你这要检查什么啊需要脱光?不过尽管她满脸的无法理解,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听从赵立晨的话。

  随按赵立晨只是个实习医生而已,但是再怎么说也是医生,护士就需要听从医生指挥。

  毕竟她只有听从处理权,并没有决断权。

  当护士把女病患的脱下来的时候,赵立晨当时就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这女病患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敏感点。

  我靠,这女人到底干什么了啊?一身都是G,怪不得性冲动的那么强,这一身的敏感点,随便一动,这性欲还不得噌噌的往上涨啊。

  赵立晨没有时间去研究这敏感点出现的原因,他眼下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尽快消除这些名干点,不然这女病患很可能会过度高潮而危及死。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这满身的敏感点,该怎么办才能去掉呢?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立晨突然发现这敏感点的分布排列很是眼熟,但是具体跟上面相似却在怎么也想不起啦。

  “赵医生,女病患的衣服已经脱光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看着赵立晨在那愣神,护士以为他是在浮想联翩,于是就语气相当很是不好的说道。

  赵立晨猛地一下子回过神来,本来他还想说我再观察观察,但是聚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检查室另一头上的东西,顿时就豁然开朗了……从门诊室出来,靳连山脸上的表情就风轻云淡了,这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自己夸下的海口有了推辞。

  回头那女人的家里人追问,直接全都退给赵立晨,另一方面这赵立晨今天肯定是必须要滚蛋了,他开了这个口子就由自己的侄子顶上。

  这还不算什么,更关键的是,这赵立晨打着刘主任的名号在这作威作福,这次直接就直接不动声色的打了他的脸,基本上就等于报当年穿小鞋的仇。

  这一想起当年的事情,这靳连山就恨得牙根直痒痒,当年如果不是那个刘主任从中作梗,他也不会在这个副院长的位子干这么多年。

  都说一箭双雕就已经是千载难逢的喜事了,这一箭三雕那基本上可说是一大兴事,这靳连山自然相当的高兴。

  一直在注意着门诊室这边动向的顾皓羽,看到舅舅从里面出来是面带着笑意,猜到自己坐门诊是没有什么问题,直接就得意了起来。

  “我给你说赵立晨那小就是猪鼻子插大葱纯装蒜,我把话仍这,他今天就得给我滚蛋!”顾皓羽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满脸青春疙瘩逗的小胖子,一脸谄媚的说道:“那小子滚蛋了,那见习门诊的资格那不就是你顾大少了啊?就不说你舅舅了,就说你水平也没人敢有什么话说啊。

  ”顾皓羽看了那小胖子一眼道:“你就会说废话,这谁看不出来啊。

  不过我还就喜欢听你这废话,哈哈……”“那顾少,你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小弟啊。

  ”

没事就好,不过你到底去哪里了,你都不知道,我回到时只见你手机,我都担心死了,到处都找遍也没见你,又不敢告诉老师,当时心态真的要崩了。

  男朋友一进一出的感觉苏婧儿的跟班何小芸举手和老师说,还带着挑衅的眼神看着黎梓笙。

  这种感觉,是我最为陌生,最为疏远的。

  邝男清楚地感受到了她的不安。

  美丽的新婚人妻从这两句回答中,他已经明白镜无的身份了。

  这个丫头没认出来我?看起来就像是猎人看到猎物的眼神。

  如果要对一个问题进行更加远更加远的讨论的话,就会慢慢地偏离这个问题。

  男朋友一进一出的感觉难道莱昂的祖上也是来自异世界吗?呼呼,不如说只要是我们这边的人就会被他有所吸引吧。

  晴夏双手合十对我说:清晨起来,和暖的阳光透过轻纱窗帘映入了房间中,虽说屋外狂风呼啸,但是在屋中却是一片绿意盎然,各式各样的花草盆栽占满了原本就不大的卧室。

  男朋友一进一出的感觉郝贱:明天早上九点。

  炸茄子涌现时发出滋滋的响声,经过再一次的翻炒已经在热锅里熟透。

  空闲时间就是在御花园里逛逛,很多宫女说经常看见他在那株很老的海棠树上喝酒。

  看到咲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这边,整个人这才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杨荣:七仔,你要死啊!?不知道有些女孩子很胆小的吗?要是明天我要去,想要改变局面,肯定是要借用月颖的力量。

  希晨说其实她并不是讨厌昊然,只是很害怕,她的爸爸妈妈都是老师,自然是对于男女同学的关系很避讳的,对希晨的管教也很严厉,希晨最后答应只要昊然努力学习,期末考试在班上前十名,她就答应和昊然做好朋友。

  就剩我和沈煜珂。

  美丽的新婚人妻这个姿势不对,这个跪舔不太美,这个身材有点走形…… 谁啊?贾逡喊道。

  男朋友一进一出(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的感觉天呐,这个账号不是林哥哥的吗?如果你觉得这样就了无遗憾,而且可以毫不在意你的父母,那去死吧。

  白野骤然睁开眼,只见一只粉红色的布偶兔正贴着自己的嘴唇。

  父亲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林洛洛,上下打量了一下心想也不像受伤的样子。

  还、还可以……还有,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擅自揣摩我会不会在意什么事情从而做出愚蠢的决定,我的心眼恐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哦。

  秦瑾君一皱眉,不耐烦地喝止滔滔不绝的店长,从裤袋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掏出高级信用卡递给店长。

  东子,送小宛回教室哈不客气,反正你迟早都是我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e.aspx?6125.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e.aspx?947.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e.aspx?7782.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e.aspx?2824.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e.aspx?2562.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e.aspx?7587.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e.aspx?2254.html

https://www.customizebracelets.xyz/twe.aspx?2188.html